當前位置:首頁 » 密碼管理 » 藏地密碼蒙河瘋子怎麼出來的
擴展閱讀
刪除sqlite資料庫文件 2022-09-25 12:57:46

藏地密碼蒙河瘋子怎麼出來的

發布時間: 2022-08-11 08:06:54

A. 誰能大概說下藏地密碼的內容

一名叫做卓木強巴的藏獒商人,因為一張照片,開始了一段尋找香格里拉的旅程。
藏地密碼1:故事開始,因為一個照片,卓木強巴追到美國,循著蒙河瘋子的線路,他穿越可可西里,還意外地跟著巡山隊員追逐盜獵者,最後加入了一個國家的探險隊(對了順便說下,因為一個意外,更詳細的被網路一下子吞掉了,沒有備份)
藏地密碼2:訓練很長時間後,期中考試是穿越亞馬孫。他們分為兩組,卓木強巴這組遇到了游擊隊、刷蛇人、雨隼、球狀閃電等災難的襲擊,還因為洪水與同組的巴桑失散,最後卓木強巴一個人遇到了亞拉法師,尋到導師,卻因為唐敏而跳下聖井去就她......
藏地密碼3:他們從白宮的最下一層向上尋覓,經歷無數巧簧機關,奇妙生物,到了第五層,敵對者操獸師索瑞斯打開血池後,卓木強巴先走了進去,卻發現最後一道門里是一個中國人!最後游擊隊隊長韋托被關在血池內,卻炸死了那羽蛇神。他們回到中國,循著《古格金書》找到了生命之門,救出多吉,拿到了紅石,最後要進入倒懸空寺。
藏地密碼4:進入倒懸空寺,卻不想莫金已經在前,經過一座倒塔時卓木強巴,亞拉法師被打入最後一層聖煉堂,從下向上進發。兩撥隊伍在中途打成一團,亞拉法師奪走了地圖,因為馬索放上了過量的炸葯,兩撥人不得不逃走,最後卓木強巴等人被來考察的胡楊隊長救走。
(今天先到這里,明天繼續)

B. 我看藏地密碼10 無意中看見說唐敏暴露了 難道我前面看掉了 請問各位大哥 唐敏怎麼暴露的 是誰的奸細 謝謝

唐濤還是那副榮辱不驚的表情。還似有些恬靜,像一個好學求知青年,讓人怎麼也看不出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是得,我一開始也沒想到敏敏。」卓木強巴憤然道:「但最後我與岳陽命懸一線時,他告訴了我許多要注意的問題,比如莫金和索瑞斯的關系將變壞,莫金製造的衣服有炸彈,競男還在,等等。但他偏偏對我們隊伍中另一個內鬼的事情提也未提,出現這種事情,也只有兩種情況,一是那個內鬼已經死了,自然不用再提,二…..二,二就是那個內鬼和我有非同尋常的關系,他不忍提出,希望我能自己去發現。」說著,卓木強巴的聲音越來越低,敏敏低著頭,淚水順著面頰滑落,滴在地板上。

「就算是這樣,那也只是你的懷疑,你沒有任何證據啊?」唐濤追問道。

卓木強巴默然不語,良久才道:「懷疑,只是一個開端,一旦開了口子,許多你不願意去想,不願意去面對的問題,都擺在了你的面前。而且,所有不能解釋的問題,都指向相同的方向,說實話,我從心底不願意懷疑敏敏,她是那麼純潔的一個女孩兒,如果真的是她做出了那些行為,那麼我對人性實在是太失望了。」

「哦,說來聽聽,都有哪些不能解釋的問題?」唐濤又道。

「還是從莫金釘下的釘子說起吧,後來我遇到了莫金,我向他詢問了他究竟安排了哪些人在我們隊伍之中,他承認了,有巴桑,還有另外一個人,只是那人在冥河中就死了。而巴桑在臨死前告訴了我,莫金找過他,但他從美洲叢林歸來之後,就再沒有幫莫金做過任何事情了。我相信巴桑,在那種情況下,他沒有必要再騙我。而另一個,還未抵達就死掉了,所以發射激光信號的,一定另有其人,而且,岳陽在呂競男的要求下,負責監視所有人,在他實在無法發現信號發射者的情況下,他才會做出自己發射信號的行為。我熟知岳陽的能力,所以後來又思索了一遍第一批傘降者的全過程,收到訊號,攀爬雪山都需要時間,根據我的推算,應該是我們從第一層平台向第二層平台攀爬時,那人發射了信號,但是當時,我們全體都在一處臨時搭建的平台上,想在那樣的環境發射信號而不被人發現,很難。」

卓木強巴深吸了一口氣,盯著敏敏道:「可是,我還記得,就在攀登的那天,敏敏掉落了一件東西,當著所有人的面掉落的,所以誰也沒有懷疑。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那似乎都是唯一的機會,同時也敏銳地捕捉到我們思想上的誤區,誰說安裝信號發射器,一定要偷偷摸摸才可以?」敏敏一直低著頭,眼淚吧嗒吧嗒地掉落,不敢看卓木強巴。

卓木強巴鼻音加重,聲音微顫道:「這只是其中的一件,而還有一件事情,也是我一直沒弄明白的,那就是在瑪雅的阿赫地宮面前,那裡的祭井,是開鑿在地面的一個大洞,當時只有敏敏和導師兩人,據說是敏敏聽到我的聲音,前來尋我,不慎跌入洞中,可那個洞那麼大,那麼明顯,我甚至懷疑導師,可後來當我懷疑敏敏時,突然想到一種可怕結果……如果敏敏沒有跌入洞中,我也不會下去,我們不下去,在地宮裡面經歷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我們不會打開石門救出王佑,索瑞斯,也不會從打開的石門上發現地圖!如果說這一切都是敏敏導致……」

說到這里,卓木強巴說不下去了,唐濤幫他回答道:「不錯,她是故意跌下去的。」

敏敏的頭垂得更低了。

卓木強巴加快速度,繼續道:「還有,我們在懸空寺。最終的大曼陀羅宗祭,莫金發現了地圖,後來我從索瑞斯那裡打聽到,地圖是莫金從地上發現的。而莫金也親口證實了,地圖是他在戰斗時發現的,可是,這與亞拉法師他們所說的完全不符,他們先抵達曼陀羅,而且本身就帶著尋找的目的,自然是將曼陀羅中每一寸土地都尋找過了,但他們一無所獲,這也是讓我疑惑的地方,地圖,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唐濤回答道:「不錯,地圖是敏敏帶去,放在地上的。」他保持著微笑的表情,但神色中絲毫看不出得意,此時又像一位答疑解惑的青年教師。呂競男、亞拉法師、莫金等三人,聽著卓木強巴和唐濤的一問一答,都已是暗暗驚訝起來,有些問題是連他們也沒想到過的,這幾個簡單的問題,竟是將他們原先以為的內容完全否定了。

這時,「鐺——」的一聲,隨即是「嘎嘎嘎,嘎,嘎……」T型台終於旋轉到眾人面前,緩緩停下了,轉到近處的T型台,比遠看更大、更寬,橫弧端還有一圈欄桿,十餘人陸續登上T型台,T型台發出沉重的摩擦聲,開始緩緩向下旋轉。

站在T型台一端,唐濤靠近卓木強巴道:「繼續剛才的話題,沒錯,你從敏敏身上發現了許多疑點,不過這些疑點並不能直接和我關聯起來吧?你沒懷疑莫金?」

卓木強巴冷笑道:「如你所言,一開始,我確實懷疑的是莫金,因為你布了一個假象,好像敏敏的哥哥,唐濤,是被莫金從醫院里綁架走了。而在這之前,莫金綁架了蒙河的瘋子,有此先例再綁架你,一是可以從你口中套問出有關香巴拉的信息,二是可以利用你來要挾敏敏,讓她為莫金做事,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可是,當我開始懷疑敏敏之後,你布下了一切假象,反而讓我發現了諸多不合理之處。」

唐濤頗感興趣道:「哦,說來聽聽。」
卓木強巴道:「三個人,蒙河的瘋子、巴桑,還有你,你們三人是到過這個地方的,如果說事實的真相只有一個,那麼,你們三人的言談,就該是吻合的,但問題是,你、巴桑、蒙河的瘋子,三人的經歷都不一致。後來我們知道了,蒙河的瘋子應該是從冥河出來的,於是只剩下你和巴桑,你們應該都是走的雪山,可照巴桑所說和我們親身經歷,那條路寸步難行,就算是有氧攀登,也需要超越人體極限的體能。可當時,敏敏向我們說的是,你駕著超野車從裡面跑出來的!而且一直開到了可可西里,這就太不可思議了,我以前一直以為,唯一的解釋,就是你和巴桑所提到的,並不是同一個地方。可是這樣一來,其餘的事情又無法解釋了,那兩個得到你筆記的可可西里探險隊員,最終屍體卻出現在我們走過的雪山路上;而在你翻車的可可西里,我們碰到的灰狼三兄弟,竟然是生活在這里的狼,這不是巧合,如此一來,根本就解釋不了你是怎麼開車從這里離開,一直到可可西里的。」

唐濤展顏道:「這事都過了兩三年了,你還記得?」

卓木強巴道:「如果唯一的解釋不正確,那麼一定還有別的解釋。我記得以前,有人問過我一個問題,三隻毛蟲,首尾相接,排成一條直線向前爬,其中的一隻毛蟲說,『我前面一條毛蟲都沒有』,另一隻毛蟲說,『我前面有兩只毛蟲』,最後一隻毛蟲也說,『我前面有兩只毛蟲』,問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問題的條案就是,其中的一隻毛蟲在撒謊!同樣,三個從香巴拉離開的瘋子,其中一人所說的與另外兩人所說的不吻合,除了他去的地方與其餘兩人去的地方不一樣之外,還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三個瘋子裡面,有一個人…在裝瘋!」

唐濤總算露出了一絲欣賞的表情。

卓木強巴接著道:「我又想起了一件事來,那就是我和敏敏第二次去醫院找你時,你的主治醫生告訴我們,你的病情很重,普通的葯物對你似乎沒有作用。事實上,換一種想法,如果你沒有瘋,是一個健全人,那些葯物對你同樣沒有作用,甚至,你是否吃了葯,也值得懷疑。我不知道你出於什麼樣的目的和考慮,總之,在可可西里所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你運用拍攝電視劇一樣的手法,自我導演的一出戲…」

第四節決策者

唐濤更正道:「不,這一點你說錯了,當時,我確實是開著車到可可西里去的,只不過我的車停在雪線之下,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而且當時,我確實幹了一件很瘋狂的事情,我從這里,想辦法誘捕到了三頭狼,這是我有生以來干過的最刺激的事情。你無法想像,我怎麼把它們弄到雪山外面去的,將三頭狼帶離這里的難度並不亞於開一輛車從這里出去。而且我沒有想到,那些狼竟然會追出雪山,我差一點死在車里。我開車和狼群角逐了三天,才擺脫了它們。」

唐濤心有餘悸,回憶道:「那是一群瘋狗,我從未見過比它們更可怕的野獸,它們和別的野獸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它們的想法和做法,和人相當接近,你可以想像,當上萬個熟知各種捕殺伎倆的獵人拿著武器,追在你身後,是什麼感覺。在他們的追逐下,你的精神和意志都必須保持高度的緊張,沒有辦法休息,沒有辦法入睡。在第六天頭上,我的精神終於出現了崩潰的跡象,偏偏這個時候,那三頭狼似乎要破籠而出,當時我已經是赤手空拳,所有的武器都用完了,體力也在最虛弱狀態,我沒有辦法,只好離開車,固定住車的油門讓它自行向前開。而且,當巡山隊找到我的時候,我確實是昏迷的,只不過,在你看到我之前,我已經好了。你的推論是錯誤的,在可可西里發生的一切,恰好不是我安排,正因為它真實,所以才有那麼多破綻,無法解釋,真是好笑,你竟然會從這里找到突破口,你一定還有別的什麼證據吧?單憑這些,你可得不出什麼結論。」

卓木強巴盯著唐濤道:「你還記得你的筆記本嗎?那也不在你的安排之中對吧?所以才出現了很多破綻。」

唐濤道:「我不認為裡面會出現破綻,我每次記錄的筆記都是經過修改的。」

卓木強巴道:「我知道你的修改,你將一群人的探險改為你一個人的探險,你也改了探險的地方和名稱,只是為了不暴露你們組織的存在,對吧?」

看著唐濤微訝的表情,卓木強巴道:「獨行俠唐濤,這是外面對你的稱呼,你去過很多地方,冒過很多險,據說都是你一個人去的,沒有人陪同,事實上呢,也就等於,沒有人知道你究竟是和哪些人,去了哪裡。我最先對你的了解,並不是從敏敏的訴說中,反而是從你留下的筆記里,在張立的大力推薦下,我曾經反復閱讀過你的筆記,每一章節,每一次旅行。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只有一點,你很強……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我掌握了越來越多的探險和格鬥知識之後,就愈發地發現,你比我想像的還要強。我那時就已經隱約感覺到,就連亞拉法師恐怕也不是你的對手。後來,我回憶起,當我剛剛加入訓練營的時候,古博士曾提到過,你是一個私心很重的人,什麼東西都想據為己有,也是就說,古博士欣賞你的能力,但不欣賞你的為人。古博士是一個連我導師都十分敬重的長者,他的判斷力,我深信不疑。」

唐濤輕哼一聲:「哼,那又如何?」

卓木強巴道:「我記得讀書時,導師曾對我們說過,不管學什麼,首先要學會做人,一個人若是道德敗壞,他越聰明,所掌握的知識越多,那麼他對這個社會的破壞就越大。僅憑這一點,我就不得不對你產生懷疑。而且,在我與莫金交談的過程中,我反復試探和詢問過他,很顯然,讓我產生懷疑的敏敏所做的一切行為,莫金並不知曉,他也是被蒙在鼓裡。我不得不考慮,如果真的是敏敏,那麼她究竟是為誰服務?因此,在莫金是否綁架了唐濤這件事上,也很值得推敲。而當時適時提醒莫金可以去注意敏敏有個哥哥住在醫院,並被莫金派去執行任務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馬索,他曾經信任,但最終卻背叛了他的人。莫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人,能讓馬索和柯夫雙雙背叛了他。他只知道,藏身於整件事情背後的人,很強大,而且在計謀上,一點也不輸於他。事實上,在交談中墨鏡女自己也提到過,在他認識的人裡面,恐怕只有他們那個小隊的小隊長,決策者才能做到這一切。所有的這一切聯系起來,我終於想到這樣一種可怕的可能,決策者就是唐濤,唐濤就是決策者!」

說著,卓木強巴看了莫金一眼,莫金還未從唐濤就是決策者的震驚中擺脫出來。「不對!」唐濤質疑道:「我不認為僅憑你和索瑞斯以及莫金的幾次談話,就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你不是一個想像力豐富的人,在你遇到索瑞斯和莫金之前。你甚至根本不知道決策者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卓木強巴道:「沒錯,單憑他們兩人口中描述的決策者,我只能有一個大概模糊的印象,那是一個亞裔男子,年輕,強大,在組織終中的代號就做鼬,你們每次行動的時候,都不露真實身份和姓名,行動結束之後又各自三回到各自的國家,就這些信息,自然無法得出任何結論。」看著唐濤露出你又是怎麼知道了的表情,卓木強巴道:「但你可還記得肖恩,他應該是你安排下的另一枚棋子吧?」

唐濤微微點頭,卓木強巴沉聲到:「我一直認為,肖恩是一位博學的英國紳士,盡管競男和亞拉法師都認為肖恩的身份很有問題,可我一直覺得,肖恩是值得信賴的有人,直到他被你殺了。」

呂競男和法師都是一臉錯愕的看著唐濤。

唐濤直言不諱道:「沒錯,他的任務是叢林中將你們帶到白城位置,任務完成之後,他就不應該再出現你們面前,他的好奇心太重了,遲早會破壞我們的計劃。所以,在他加入這個計劃的時候,我們給他的定義就是……一次性工具!」

「工具!你們竟然那他當作工具!」卓木強巴怒不可遏,但他看到唐濤的眼中,竟然是一泓清水般的平靜,彷彿在反問:「難道有什麼不對嗎?你們都是工具,不過如此而已。」

卓木強巴忽然醒悟,唐濤的心智根本不能按常人來理論,這個傢伙視人命如草芥,把所有人都當作他的棋子,玩弄於股掌當中,可他站在那裡,偏偏表現出一幅彬彬有禮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卓木強巴看著這個年輕人,心裡漸漸生氣一股寒意。但呂竟男和亞拉法師都在他手中,卓木強巴強壓下怒意,冷聲道:「肖恩在臨死前,說了一句我們誰都沒聽懂的話—博麗絲—梅克—古德。」唐濤馬上明白過來。

卓木強巴繼續道:「一開始我也不明白肖恩究竟想說什麼,直到我遇到索瑞斯,從索瑞斯那裡,聽說他們是一個奇怪的盜墓小組,他們的組長叫決策者!我這才反應過來,聯繫到肖恩的死狀,他其實想告訴我們的是『決策者,盅毒』從那時候起,我漸漸明白,在莫金的背後,還有一個叫決策者的,隱藏在暗中,肖恩是受決策者的指派來的,那麼莫金身邊的馬索,柯夫,會不會是因為決策者而背叛了莫金?敏敏又是為誰服務的?是不是也與決策者有關?那麼失蹤了的唐濤,那個很強的中國人,與決策者有什麼關系?所有的線索連接起來,當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也就不再懷疑了。整件事都是一個陰謀,所有的一切你早都策劃好了,我們不過是你棋盤上的棋子,不管我們怎麼努力,其實,都在一步一步走向你安排好的道路。」

唐濤轉過身來,雙臂搭在欄桿上,瞭望塔身彼端,喃喃道:「不愧是強巴少爺,思維很縝密。我這個人,不喜歡拋頭露面,而喜歡在不為人知的地方,將所有的事情都策劃周詳,久而久之,組織里的人,特別是我的小隊里,沒錯,他們給我取了個綽號,管我叫決策者,我真正的代號反而少有人叫了,沒錯,對你而言,這是一個陰謀,從你看到那張照片起,你的命運就已經被我決策了,此後,你去得每一個地方,你想乾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希望你去做,我引導你去做的。你似乎還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啊?你問吧。我盡量滿足你。」

卓木強巴道:「我的公司是怎麼破產的?」

他訝異地看了卓木強巴一眼,卓木強巴道:「童方正與我合作多年,對他的為人我還是很了解的,他干不出那樣的事來,他一定是被人強迫的。」

唐濤道:「沒錯,是我乾的,有些人就是這樣,不僅為自己活,而且為了親戚,家人,子女之類而努力,我用他整個家族的性命要挾他,他必須照辦。」

卓木強巴道:「你的目的是要令我斷絕所有退路,只能前往香巴拉,尋找紫麒麟和神廟,最後,在我沒有察覺,自願的情況下,為你打開這扇無法開啟的門,是吧?」

唐濤道:「是的,只是我沒想到老天也會幫我,你竟然會中了蠱毒,就算你的公司沒有破產,你也必須到這里。」

卓木強巴道:「我還是不明白,如果你只是需要我們的血統,以你的強大和你們組織的勢力,只需要將我和莫金綁架到這里來就足夠了,何必這么麻煩,你就不怕我么在路上死掉嗎?」

唐濤看了亞拉法師一眼,反問道:「為什麼亞拉法師他們代表的密修者,只肯派出一名格果法師?為什麼他們不派出什麼翁哲,堪布?」看著卓木強巴露出思索的表情,唐濤道:「實話告訴你吧,在你們這支隊伍身後,你察覺不到的地方,有兩股極其龐大的勢力,他們的交鋒就像兩股海潮撞擊在一起,而你不過恰恰身處漩渦的中心,置於浪花尖上而已。十三圓桌騎士的確很強,可密修者勢力也不弱,為了搶奪神廟的線索,他們相互爭鬥了不知道多少次,他們之間戰爭的歲月,甚至大過你的年紀。雙方都知道,只要己方的高層一動,那麼對方的高層一定也會出動,到時候事態會被擴大化,說不定全世界都會知道這件事,他們也無法知道,世界上是否還有比他們藏的更深,更龐大,更可怕的組織。所以,雙方的態度是一致的,表面上你們是一隻微不足道的小隊伍,小的連業余隊伍都算不上,但其實暗中,你們掌握著許多專業隊伍都未能掌握的線索,當然,大部分線索,對哦是我們提供給你們的。雙方的目的也都是一樣的,用一隻比螞蟻還小的小卒子瞞天過海,趁所有的勢力都沒注意你們之前,讓你們搶先抵達神廟。」

卓木強巴震驚地看著亞拉法師和呂竟男,顯然事情的真相有些出乎他的預料,唐濤戲謔地看了亞拉法師一眼,淡淡道:「我想那些密修的長老們一定還在暗暗高興吧,終於,有一支在他們掌控下的隊伍成功抵達了香巴拉,將成為第一批到達帕巴拉神廟的人。而事實上,這也正是十三圓桌騎士,希望密修者這樣認為的,你聽懂了嗎?」

見卓木強巴還在思索,唐濤補充道:「雙方的高層勢力在暗中進行交鋒,這是你看不到的。如果綁架可以簡單地解決問題,你認為你可以平安地活過四十多歲?沒有那些暗中保護你和你家人的密修者,你早不知失蹤了多少次了。再說了,綁架這種事情,不符合我的美學觀念,定好一個計劃,讓你手中的棋子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種操控別人命運,一切盡在我手中的感覺,是你體驗不到的。至於說危險,那也是有的,不過我畢竟不是上帝,不可能將命運的每一步都安排的盡善盡美,途中也確實出了些我無法預料的意外,不過總的來說,你們都是按照我的意圖在前進。」

卓木強巴道:「如果說,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那麼,去可可西里是什麼意思?當時,是你授意敏敏將我們引到可可西里的吧?」

唐濤道:「我說過,我不可能安排的盡善盡美,為了保證你不會死在路上,我只能讓你盡量強一些,我要讓你認識你自身的不足,你還需要接受專業的訓練,亞拉法師他們,對你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實際上也是我在對你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可可西里就是一個開端,那裡嚴酷的自然環境,應該已經可以讓你意識到這一點了,只是我沒想到,你們會那麼幸運,遇到那三隻逃走的傢伙。」

卓木強巴心中的寒意開始加劇,這個傢伙,帶著充滿禮儀的姿勢,用平淡清晰的聲音,訴說著他對別人的控制和利用。所有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人安排的,從那張照片開始,和敏敏的認識,到可可西里,到瑪雅,從生命之門到倒懸空寺,直到抵達這帕巴拉神廟,都是他安排的!他突然想到另一件令他更加心寒的事情,有些猶豫的問道:「我的妻子,英,是不是你……」

唐濤依然用那種平靜的語調道:「是我乾的,如果不把你的妻子從你身邊弄開,我又怎麼安排敏敏來接近你呢?就算能接近你,又如何迅速捕獲你的心呢?」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彷彿在訴說一件與他毫不相乾的事情,卓木強巴腦中一炸,只聽唐濤的嘴裡繼續說著:「我大概花了兩到三年時間來觀察研究你,從你的衣食住行,到你的家庭生活,你的工作環境和處事態度,我甚至只從你的一個小動作,就能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卓木強巴渾身都在戰栗,他顫抖地指著唐濤道:「你……你……」這個唐濤簡直是個魔鬼,卓木強巴從未想到過這些事情,竟然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暗中觀察自己兩到三年,這樣的事情,想一想都讓人膽戰心驚。

唐濤還在繼續說著:「不僅觀察你,我還觀察了你的家庭成員,觀察了你全家的每一個人。可以這樣說,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家人。我知道你的女兒第一次接吻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和什麼人,我知道她將情書藏在家裡的什麼地方,我知道打她日記本的密碼鎖是多少號,諸如這些,都是你這個當父親的不知道的。至於你的妻子……」唐濤故意一頓,看著卓木強巴的表情,卓木強巴的脖子已經漸漸發紅,唐濤不為所動,又道:「你在家裡的時間不及你在公司時間的一半,你既不會在意那些瑣碎繁雜的家務,也沒有浪漫的情懷,你的家庭生活平淡的就像一杯白開水,和你在事業上取得的成功簡直有天壤之別,你可知道你和你妻子多久過一次夫妻生活?你不記得吧,我給你做過統計,那個結果……實在是令人慘不忍睹,你的妻子每天做完家務,照顧女兒的學習和生活,你根本就沒有真正關心過,你不知道像她那樣的女人,究竟想要什麼。這件事情倒沒費我多少力氣,在拉斯維加斯找了個輸光了的賭徒,扮成一個事業有成的年輕新貴,安排一場浪漫的邂逅,一個比你更懂得女人的成熟男子出現,再製造些家庭矛盾,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卓木強巴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憤怒的紅色已經漫過他脖子,如同被加熱的溫度計,一直在向上漲,就在卓木強巴壓抑不住,將要出手的時候,莫金突然躥了出來,一把把卓木強巴死死抱住,卓木強巴胳膊一揮,差點將莫金甩出平台,這時候呂競男、亞拉法師、敏敏都在呼喊:
「不要出手,強巴。」
第五節都是我乾的
包:「事實上你也該有所察覺,敏敏簡直就是為你而生的,你們的配合是那麼默契,想法是那麼一致,她是那麼的知心貼意,都是我一手訓練的,從她說話的語氣,到肢體語言,在她和你見面之前,我已讓她熟悉你的一切,你喜歡什麼顏色,喜歡什麼食物,生活中的習慣,去過的地方,你容易忽略的生活中的細節,她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
卓木強巴如出閘的猛獸,幾次試圖撲向唐濤,都被莫金死死拽住了,他們兩人在力量上相差不大
說著,唐濤意味深長地看了敏敏一眼,敏敏悲戚地垂下頭去,只有她才知道,唐濤說的是什麼東西。
唐濤繼續道:「找到鑰匙之後,我開始著手觀察研究你以及我的手下,莫金,研究你們兩人的性格和習慣特徵,開始為你們專門譜寫一個特殊劇本。你們什麼時間該接受什麼樣的訓練,達到怎樣的強度,然後去什麼地方,早在你們出發前的兩三年,我就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這就是你們的命運,你們跳不出的圈子。」
唐濤掃視了眾人一眼,道:「奇怪,怎麼都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噢,是了,你們一定很奇怪,我當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和安排,那麼,再告訴你們一個小秘密好了。我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存在,就連十三圓桌騎士他們,也沒有我知道得多。畢竟我也是巫王之後。而我,也是在你們之前,就曾抵達過這里的人之一。福馬手中通往雪山的地圖一直在我們手中,也就是後來,我讓敏敏帶去,讓你們在倒懸空寺發現的那張。很早之前,我們也曾探索過雪山,和那些比我們更早擁有那幅地圖的探索者一樣,也和你們一樣,我們迷失在雪峰的大霧和狂亂的罡風之中,根本就找不到方向。所有的人都認為,福馬找到的那張地圖,是一張偽劣的古代仿品,只能將人指向死神的懷抱,只有我不這樣認為,我掌握有其餘的資料。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巴桑那群人身上,他們可以說,是一千年來,唯一的一批抵達過香巴拉,並能活著從裡面回來的人,最後一次雖然他們死了很多人,但活著回來的,不止巴桑和西米兩個。我很幸運,遇到了其中另外一個人,我與他的相遇,甚至還要早於去阿赫地宮之前,雖說活下來的人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刺激,不過我有辦法讓他回憶起他不願回憶的事情。通過與他的交談,我能得到大致的范圍,再與福馬的地圖比對之後,從雪山上通往香巴拉的路線,已經漸漸明朗起來。只是當時他們的行為已經激怒了狼群,我只能等待,等我估算著,他們離開那裡已有十幾年,狠群已經完全換代,我才進行了首次獨自尋找之旅,也就是三年前的那次。」
說到這里,唐濤才微微發出一聲嘆息,道:「真是很可惜,我竟然沒能穿過狼的防區,這里的這些狼,實在太狡猾了,我掌握的操獸術對它們竟然效果微弱,以至於我也不得不萌生出退意。我當時考慮的是,捉幾只回去,仔細研究一下它們的生物特性,做好了准備再來,沒想到竟遭到圍殺,最後那三隻狼也逃掉了。不過這次探索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收獲,至少有兩個收獲,首先我發現那些狼的首領,應該是一種叫做獒的動物,我知道你對這種動物是很興趣的,這就叫天賜良機;其二就是,根據阿赫地宮的那張地圖,這次入藏上雪山之前,我先找到了工布村。我發現這是福馬已經到過的地方,我沒有驚動工布村的村民,在這里,我幸運地遇到了另一個瘋子,我把他帶出工布村,安排在蒙河,作為我埋下的第一個棋子。那時其餘的准備工作也已經成熟,所以,我決定開始我的計劃。」
「啊哈,」唐濤道:「是的,這說明,我們的強巴少爺,實在是很有魅力,你們知道她來找我做什麼?他來央求我,希望我能放過你,強巴少爺,我看,她是真的入戲了,她竟然愛上你了。」
卓木強巴渾身激顫道:「你究竟有沒有人性!他是你妹妹,你親妹妹啊!」
唐濤不屑道:「人性?哼,你們有資格和我談論這個問題,我比你更了解,什麼叫真正的人性。不過話說回來,誰告訴你說,她就是我親妹妹啦?就因為身份證和戶口本上的資料?看來,有必要讓你們重新認識一下了。」
敏敏突然掙紮起來,尖銳道:「不!」
唐濤不管不顧道:「來,重新認識一下,這位,是來自日本的梅川房子小姐,她的理想,可是要做日本最紅的藝伎哦!」
敏敏啜泣道:「不……你答應我不會說的……你,你答應過我的……」兩行淚泉涌而出。

C. 藏地密碼吧的全目錄

(以下由吧內人員金絲蜘整理)
『1』 第一章從一張照片說起
1從一張照片說起
2照片里的秘密
3第一個瘋子
4方新的課
5紫麒麟的傳說
第二章紫麒麟傳說
6蒙河之行
7第二個瘋子
8戈巴族人
9達瓦奴措的智者
10女孩的秘密
第三章巴桑的回憶
11西藏活地圖
12第三個瘋子
13巴桑的回憶
14狂野之男狂野之車
15爭論
第四章橫穿可可西里
16可可西里之行
17生死角逐
18卓木強巴的故事
19冰原求存
20冰原霸主
第五章史前冰川驚魂記
21與狼共舞
22骨笛
23冰山溶洞
24冰鑄奇觀
25被冰封的遺跡
第六章筆記之謎
26生死邊緣
27逃出生天
28雷克塔格救護站
29死亡筆記
30南下的列車
第七章帕巴拉神廟是否存在?
31陽光小伙
32帕巴拉神廟
33精英匯集
34魔鬼教官
35星空下的交流
36特訓
『2』第八章 出發!亞馬遜叢林
37偷襲
38出發前的准備
39普圖馬約的吹蛇人
40進入叢林
41第一夜
第九章叢林危機
42叢林大逃亡
43突出重圍
44記憶重現
45歷史的見證
46帕巴拉紀年
47自費旅行團
48驚魂殺人蜂
第十章深陷原始部落庫庫爾族
49意外脫困
50庫庫爾族
51庫庫爾祭典
52神壇私語
53霧水情緣
54初識嘆息叢林
第十一章嘆息叢林:探險家的墳墓
55再遇肖恩
56百事通向導
57叢林的嘆息
58第七夜
59壁壘
第十二章洪荒:上帝之手
60終極獵手
61白夜雷暴
62洪荒猛獸
63天劫
64劫後餘生
第十三章我們被食人族綁架了!
65巨石陣
66食人族
67食人族二
68重逢
69莽林
第十四章瑪雅聖城
70巨獸
71亞拉之旅
72白城
73聖井
『3』第十五章瑪雅迷宮
74符號密碼
75陰陣
76瑪雅迷宮
77會飛翔的魔鬼
第十六章水火地獄
78機關
79地獄之火
80地獄之水
81水火地獄
第十七章血池
82死神的殿堂
83殉葬坑
84星空
85血池
第十八章回到西藏
86禁忌之門
87移動的懸梯
88生還
89總結
90妥協
第十九章瑪雅:華夏文明的美洲變種
91釋疑
92戈巴族之謎
93探險家福馬之謎
94密修一
95密修二
96印加創世神之謎
97戰徽
第二十章西藏墨脫:最後的秘境
98古格歷史之謎
99血池之謎
100新的契機
101最後的秘境
102樹葬
第二十一章生命之門
103古格機關佛
104工布村
105聖湖納帕錯
106廢墟
第二十二章地獄之門
107密教諸佛
108通道
109多吉跌不
110密教機關
111密教機關2
112地獄之門
『4』第二十三章高原雪狼
113工布村長老
114高原雪狼
115亞拉法師的憂慮
116倒懸空寺一
117神山的傳說
第二十四章倒懸空寺
118再見巨石陣
119倒懸空寺二
120聖煉堂一
121聖煉堂二
第二十五章巨門之後
122第十二座倒塔
123涉險
124深淵
125佛殿
第二十六章巨佛內部
126再見遺跡
127跳動的心臟
128簡易機關
129勇士的煉獄一
130勇士的煉獄二
第二十七章終極血池
131終極血池
132蟲困
133多吉之死
134獵人和獵物
135對決
第二十八章西藏古格
136重逢
137血脈相連
138一群傷員
139岳陽的驚人發現
140討論
第二十九章千年一戰
141本的布局
142古格金書
143光軍的誕生
144千年一戰
145三大密傳師
第三十章西藏密教
146神秘的詛咒
147智者的答案
148總結
『5』第三十一章雪山仆從
149卓木強巴的心事
150雪山
151雪山仆從
152岡拉梅朵
153戈巴族的信仰
第三十二章紫麒麟猜想
154紫麒麟猜想
155靈獒海藍獸
156狼
157獸戰
第三十三章絕沒見過的狼
158絕沒見過的狼
159狼的奇計
160遭遇
161狼哨
162岡拉的身世
第三十四章水晶宮
163白銀末裔
164雪山日出
165地獄之門
166冰裂谷
167水晶宮
第三十五章極南廟
168冰迷宮
169極南廟
170絕望的裂冰區
171冰陡崖
172岡日之死
第三十六章死亡西風帶
173岡拉之死
174死亡西風帶
175巴桑的回憶
176雪崩
第三十七章唐濤的日記
177重返西風帶
178兄弟
179冷夜情
180塞翁失馬
181釜底抽薪
第三十八章人生的宿命
182崩潰
183徹底崩潰
184相約酒吧
185浴血涅盤
186從頭再來
『6』第三十九章希特勒秘聞
187密修者之謎
188隊長卓木強巴
189呼吸
190金書中的疑惑
191希特勒秘聞
192意外的訪客
第四十章德軍進藏秘密史料
193石雕城堡
194出人意料的重逢
195王佑的堅持
196莫斯科之夜
197城市疾走
198陷阱
第四十一章德軍進藏秘密地圖
199死斗
200再見肖恩
201焉知非福
202築堤和引流
203塔西法師
204對手的根底
第四十二章希特勒第一次派人進藏之謎
205莫金猜想
206帕巴拉家族
207新的隊員1
208新的隊員2
209納粹第一次入藏
第四十三章希特勒第二次派人進藏之謎
210十三圓桌騎士猜想
211莫金與福馬
212納粹第二次入藏
213三大疑問
214莫金的回憶
215重聚首
第四十四章香巴拉真身之謎
216香巴拉密光寶鑒
217透過光影的背面1
218透過光影的背面2
219香巴拉的前身
220重返工布村
221入口
第四十五章冥河:西藏最神秘的河
222初識冥河
223再探冥河1
224再探冥河2
225蛇形船
226元朝的戰獒
『7』第四十六章大天輪經:藏密最高法典
227地圖上的頁碼
228最後的准備
229離別
230未知的行程
第四十七章向下朝香巴拉前進
231第一日
232第二日
233黑旋渦急流
234搏浪號子
235二戰檔案
第四十八章藏地猜想:特提斯古海
236沒有時間的黑暗
237褚嚴之死
238特提斯古海
239潮汐巨浪
240挑戰大海的人
第四十九章再見十三圓桌騎士
241嚴勇之死
242再見十三圓桌騎士
243苦中作樂
244深海巨獸
245最後的期待
第五十章初入香巴拉,重返古生代
246重現光明
247重返古生代
248初入香巴拉
249沙灘軍團
第五十一章穿越香巴拉原始叢林
250原始叢林其一
251原始叢林其二
252熔岩台地
253難以下口的食物
254我站立著我存在
第五十二章被遺忘的古藏戈巴族村
255會動的植物
256戈巴族村一
257戈巴族村二
258斷裂的天梯
259集智之村
260香巴拉之夜
第五十三章迷失香巴拉深處
261彩岩
262迤邐香巴拉
263史前巨蜥
264傘降的敵人
『8』第五十四章喜馬拉雅雪人之謎
265斗蚊
266新裝備
267須彌山
268阿米的故事
269蜥蜴家族
270肖恩之死
第五十五章喜馬拉雅雪人現在在哪兒
271蟑螂
272初遇瑪吉
273魯莫人
274共日拉村
275安吉姆迪烏
276聖域歷史
五十六章蠱毒患者
277蠱毒患者
278瑪吉與張立
279雪精靈之歌
第五十七章穆族遺跡
280暗戰1
281暗戰2
282肖恩的信息素
283絕戶之蠱
284通往雀母之路
285穆族遺跡
第五十八章奇跡之城雀母
286狹路相逢
287馬索的實力
288郭日念青
289雀母牢獄
290交易
第五十九章神秘王國雅加
291絕跡的雪精靈
292河盲症
293雀母王的條件
294出使雅加
295岳陽的仇人
296又見牛二娃
第六十章尋找回歸之路的密修者
297狙擊者
298戈巴大迪烏
299塔西法師的經歷
300郭日念青的陰謀
301上位格果
第六十一章胡楊隊長之死
302狹路相逢
303藍蜘蛛戰法
304漏網
305藍蜘蛛對決
306胡楊隊長之死
『9』第六十二章靈魂轉世之謎
307洗血
308天葬
309敵盟
310莫金的實力
311第一次親密接觸
第六十三章遭遇操獸師
312分道揚鑣
313生死間的奔跑
314郭日念青的想法
315對多數人好
316相濡以沫
第六十四章陰謀與愛情
317被救出獄
318張立托母
319塔西法師的宿命
320再見了,張立
321郭日之死
第六十五章人狼大戰
322狼的使者
323第三層平台
324重要的回憶
325第二次親密接觸
326人狼大戰
327巴桑之死
第六十六章硬漢巴桑之死
328兵分三路
329女人與魔鬼
330近身格鬥槍技
331追蹤
332特種兵教官級對決
333戰地急救術
第六十七章再遇灰狼三兄弟
334吻別
335雇傭兵團
336絕路
337逢生
338與狼同居一
339與狼同居二
第六十八章萬狼齊嘯
340與狼同居三
341獵鹿
342狼嘯
343武器
344狼蹤
345狼語
第六十九章光明的出口
346召狼
347惡斗
348別了,岳陽
349回家
350大狼之死
『10』第七十章萬狼之王紫麒麟
351被遺棄的伊甸園
352狼的王國
353狼王紫麒麟
354操獸師的悲哀
第七十一章狼之禁地
355血盟
356傭兵中的神秘高手
357再見索瑞斯
358狼之禁地
359禍起蕭牆
第七十二章眾生之門
360風雲又變
361冤家路窄
362西聖使後裔
363初窺帕巴拉
364絕密五色
第七十三章浮生之河
365曼陀羅場祭
366浮生之河
367孔明牆
368祭湖
第七十四章歡迎來到帕巴拉!
369祭湖之主
370祭湖之主2
371撞進神廟
372贖罪之門
373不能回頭的路
第七十五章西藏眾神
374龍頭機關陣
375大衍輪回台
376存在的意義
377靈魂纏繞之地
378雪蛛
第七十六章西藏萬佛閣
379洞底穴人
380暫別危局
381白象之境
382長安碗與萬佛閣
383看不見的迷宮
第七十七章抵達神廟核心
384見到岳陽
385莫金vs柯夫
386九宮變
387九宮變2
388陌路人
第七十八章塵封的佛家珍寶
389致命密芒
390綴術,射覆,謎題
391機關傀儡獸
392鑰匙的秘密
393無盡佛家珍寶
第七十九章太可怕的真相
394第二道門
395現身
396可怕的真相
397決策者
398都是我乾的
第八十章千年前的故事
399傳說中的胃葬
400巫王之後
401一千年前的故亊
402自詡為神的男子
403以命相搏
第八十一章以一張照片結束
404看我看一眼吧
405死斗
406死斗2
407王者降臨
408以一張照片結束
尾聲

D. 蒙河的瘋子說的是真話 來了!他們來了!快跑!是什麼意思

說的是狼群來了,他們那個村子有人去過上層帶下來了病毒,狼群沒殺瘋子因為他沒被感染

E. 《藏地密碼》的真實度

何馬是親身經歷過西藏的。裡面大部分的事兒是真的。但是你像紫麒麟這些可不是真的。世界上就沒有麒麟,哪兒來的麒麟,而且還是紫的。給個評價80%都是真的。那有些小說都是真的呢?總得有點編造吧,要不然那就不是小說了,那就是史料了。

F. 誰知道《藏地密碼》一共有幾部

《藏地密碼》又名《最後的神廟》第二部已完第三部連載中。

G. 關於《藏地密碼》10

是的,敏敏是內鬼,她是之前那個瘋子的妹妹。但是不是親的,敏敏事實上是日本人。因為很久沒有看了,內容不是特別記得了。那個瘋子就是那個唐什麼的。恩恩,最後敏敏為了救強巴死了。

H. 藏地密碼txt全集下載

鏈接: https://pan..com/s/1fpvzbn-9CkpWxQV61moeYA

提取碼: u4e3
《藏地密碼》作者何馬,以120萬字的宏大架構,講述了以西藏和藏文化為背景的一個全球大探險故事,其中涉及到西藏千年秘史、藏傳佛教歷史遺案,以及世界上眾多著名文化遺跡。講述男主人公卓木強巴為追查藏獒紫麒麟下落,卻在命運的安排下,結識了一幫生死之交,並在他們的幫助下,去尋找西藏失落的神秘寶藏--帕巴拉神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