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件傳輸 » 北京中赫國安訪問泰達
擴展閱讀
微信怎麼群發刪除好友 2022-11-27 20:54:02
博途中如何配置s120報文 2022-11-27 20:52:00
sql中的主機名 2022-11-27 20:51:49

北京中赫國安訪問泰達

發布時間: 2022-09-25 18:30:19

1. 今天晚上北京國安與天津泰達的足球結果

北京時間2016年7月9日19:35,2016賽季中超聯賽第16輪賽事全面展開,北京國安主場0-0戰平天津泰達。國安遭遇2輪不勝且2戰均未進球,泰達5輪不勝。第52分鍾,泰達任意球攻勢中潘喜明頭槌擊中國安球門橫梁。
國安上輪在客場被建業絕殺,遭遇謝峰接管教鞭來的首場敗仗。泰達近4輪僅拿到1個積分,上輪在2球領先的情況下被力帆連入3球上演逆轉。張稀哲因累計黃牌缺席此戰,宋博軒進入國安首發陣容。泰達繼續應對著嚴重傷病問題,外援只有迪亞涅與蒙特羅這2人可用。中超交鋒史上國安對泰達9勝9平7負,國安主場對泰達6勝5平1負;本賽季首回合雙方在泰達主場膠著為0-0。
國安繼續安排奧古斯托擔任後腰,朴成出任前腰。周海濱與范柏群組合泰達雙後腰,開場後周海濱拼搶、拿球非常活躍,泰達迅速同國安展開相持對峙,迪亞涅在國安禁區內的一次強行突破還製造了一定威脅。國安箭頭伊爾馬茲遭遇泰達嚴防,先是范柏群對其飛鏟犯規,片刻後伊爾馬茲球鞋又被潘喜明踩掉,一時倒地不起的伊爾馬茲非常憤怒,他的球襪被踩出一個大洞。
第9分鍾,惠家康左路傳中策動攻勢,泰達後點包抄被克里梅茨擋出,迪亞涅舉手示意克里梅茨手球,裁判沒有理會,判定角球;慢鏡頭角度並不能看清克里梅茨的觸球部位。國安連起沖擊,雙方進入快節奏攻防對峙。第12分鍾,張辛昕左路弧線球傳中,於大寶禁區中路頭槌攻門角度過正,楊啟鵬將球沒收。第17分鍾,泰達角球攻勢中趙和靖突然倒地,主裁判石禎祿詢問邊裁後向范柏群出示黃牌,詳細的慢鏡頭重放顯示:范柏群揪拽了趙和靖的頭發。
第23分鍾,持續沖擊的國安連續形成威脅攻勢:右邊衛趙和靖斜傳泰達禁區,左邊衛張辛昕頭槌攻門被楊啟鵬側撲擋出;拉爾夫禁區右側再度低傳中路,於大寶包抄攻門打偏。1分鍾後泰達回敬威脅攻勢:泰達右側傳中造成楊智擊球不遠,蒙特羅禁區內擺脫攻門被守在門線處的雷騰龍擋出。蒙特羅示意雷騰龍手球,簡單的慢鏡頭重放無法看清,難以判斷。
比賽半小時過後國安已確立65%的控球率優勢。第34分鍾,於大寶同張辛昕形成連續配合,張辛昕插入禁區左側後低平球回傳,於大寶在空檔處攻門被聶濤擋回,於大寶得球再射稍稍偏出。第37分鍾,伊爾馬茲為國安贏得禁區弧前任意球,奧古斯托攻門被楊啟鵬側撲擋出。2分鍾後國安又在泰達禁區內製造混亂,范柏群解圍時皮球碰到宋博軒反彈,飛出橫樑上方。
上半場補時階段,國安再次錯過得分良機:張辛昕左側前插傳中,朴成在前點形成頭槌擺渡,禁區中路的於大寶大力低射稍稍偏出。替補席上的國安新援謝爾蓋耶夫也對錯失如此機會表示了遺憾。上半場雙方戰為0-0。
易邊後國安加快進攻頻率,短時間內連續打出前插攻勢,但於大寶連續越位。第52分鍾,泰達左側任意球傳中製造威脅,潘喜明頭槌攻門皮球擊中橫梁又反彈在球門線外,楊智快速反應將球沒收。在禁區內搶點出現手球犯規後,伊爾馬茲在第58分鍾形成禁區內頭槌攻門,但角度過正被楊啟鵬沒收。
為打開進攻局面,國安用張池明換下宋博軒;泰達首個調整針對防守,郭皓換下范柏群。第64分鍾,奧古斯托中路大力遠射被楊啟鵬沒收。泰達持續守勢,但也通過蒙特羅尋找迪亞涅的線索尋找著快攻機會。比賽70分鍾過後雙方繼續調整,泰達派出攻擊手周通,國安提前用完換人名額,謝爾蓋耶夫換下拉爾夫。
第82分鍾,奧古斯托禁區前攻門被呂偉封堵後偏出底線,奧古斯托抱怨呂偉手球,裁判判定的是角球。慢鏡頭顯示:呂偉雙手收向胸前時手球,地點在禁區外。此後呂偉在無球狀態下踢到謝爾蓋耶夫腳踝,國安對裁判沒有出牌表示了不滿。
第87分鍾,奧古斯托任意球傳入禁區,楊啟鵬將球擊出瞬間與前沖的克里梅茨重重相撞,比賽出現近3分鍾傷停。進入補時階段,伊爾馬茲禁區內搶點時侵犯潘喜明,潘喜明抽筋再次令比賽出現傷停。潘喜明被認定拖延時間,領到黃牌。補時第4分鍾,克里梅茨後場長傳泰達禁區,謝爾蓋耶夫小角度攻門被封堵。經過近5分半鍾補時後,雙方最終戰為0-0。
黃牌信息
天津泰達:范柏群(第17分鍾)、潘喜明(第93分鍾)
首發陣容及換人
北京國安:22-楊智;20-張辛昕、2-克里梅茨、30-雷騰龍、31-趙和靖;5-拉爾夫(76分鍾,15-謝爾蓋耶夫)、21-奧古斯托、8-朴成(72分鍾,6-張曉彬)、11-宋博軒(60分鍾,7-張池明)、19-於大寶;17-伊爾馬茲
天津泰達:29-楊啟鵬;23-聶濤、26-曹陽、4-潘喜明、19-白岳峰;6-周海濱、28-范柏群(62分鍾,22-郭皓)、8-胡人天、10-蒙特羅(80分鍾,30-呂偉)、17-惠家康(70分鍾,33-周通);9-迪亞涅

2. 北京國安和天津泰達的歷史淵源,為什麼兩個隊有那麼大的矛盾呢

實際上沒有原因啊,就是兩地發展問題,我覺得有人在人為的製造兩地的矛盾。北京有砸天津牌照車的,有跑到天津體育場門口拉屎的。起因說是9幾年聯賽時施連志防守高峰時踹了高峰的肚子。施連志被罰了五場還是六場停賽。

3. 北京國安和天津泰達到底為什麼這么大的仇恨,請分析一下

近幾年的事,媒體炒作,什麼飛踹高峰,盧新鏟斷邱忠輝,都是球場上的恩怨而已,但是媒體有意引導雙方,上升到城市間的斗爭,毫無意義。

4. 6月26日北京國安對天津泰達,諷刺標語徵集

你還是不要浪費力氣了…我們天津有天津飯…一句「國安xx」經典到不能在經典、諷刺?誰比天津飯更在行?你們有什麼?可樂瓶子么?不好意思、我們的車很堅固、什麼都不說了一切等十月天津下半年主場國安吧…

5. 國安跟泰達為什麼是冤家

首先,別看北京球迷與天津球迷勢不兩立,但是其實兩傢俱樂部的關系是非常要好的。上上賽季結束後,泰達是雙手把馬季奇送給國安的,作為回報,國安把托馬西介紹給泰達,介紹人就是解說意甲聯賽多年的張路。而並不是泰達官網所報道的托馬西毛遂自薦來泰達的。因為09年國安的目標就是冠軍,而泰達走的是國際化路線,打國際知名度的牌,因此當國安介紹來托馬西後,泰達沒有一點猶豫就簽下托馬西。
第二,去年國安與泰達本打算聯賽結束後,互換鋒線大將路易斯和提亞哥,但是由於提亞哥狀態下降的厲害,泰達最後堅決不放路易斯。致使提亞哥遠赴韓國。
第三,關於凱萊。原本是國安找來的外援,當時基本已經內定好凱萊,但是由於李章洙非常欣賞澳大利亞的亞當格里菲斯,也就是老2(這內幕我當時再體育大世界報過)。拒簽凱萊,國安無奈之下將凱萊送給泰達。誰知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噴氣機最後變卦拒放老2,國安情急之下買來喀麥隆外援保羅。
第三,關於格里菲斯兄弟。由於打亞冠,當時在遼寧效力的瑞恩(老三)和王新欣被泰達和國安同時看好。於是兩傢俱樂部坐在一起進行談判。由於老三本身願意來北京。泰達也就放棄爭奪,作為補償,國安介紹來布里奇給泰達,誰知泰達看過布里奇的資料後非常滿意,直接拍板簽約布里奇。至於王新欣,大家有個誤解。王新欣當時態度模稜兩可,關鍵時刻,國安同位置的球員給王新欣打來電話,告誡他「來了國安也打不上主力」。因此王新欣通過媒體宣告非泰達不去。
第四,09賽季在上周六也結束了。凱萊與路易斯將奔赴北京與馬季奇會合,明年將同時效力國安隊。(昨天體育大世界凱萊曾說明年還在中國賽場上看到他,其實簽走他的就是上賽季就想要他的北京國安)。另外i申花的郜林將簽約國安。
第五,作為補償,國安將繼續為泰達介紹國際級過氣球星。據可靠消息,很有可能是已經宣布退役的內德維德。
由此可見!國安與泰達的關系就好比是兄弟一樣。國安是老大,泰達是老二,有好的要先記老大。但老二也不能吃虧,老大給老二弄來過氣球星,泰達也不失面子,本來泰達打的就是國際知名度品牌

6. 北京國安和天津泰達的恩怨是怎麼回事啊

主要是北京和天津兩個隊在歷史上有過多次經典交鋒,他們兩個隊互相視對方為死敵,球員在場上拼得厲害,球迷們在場下自然也會很火爆
有人給京津大戰 扣華北德比的帽子。因為兩年間國安與泰達在競技場上難分伯仲導致兩地球迷之間不斷升級的仇視態度。而且歷次交手留下的關鍵詞令人不寒而慄:沖突·擔架·救護車·鮮血。但也正是這些足球的非常規元素,令京津兩隊的交手真正有了國外足壇德比大戰的味道。

7. 北京國安客場挑戰河北華夏幸福爭奪戰情況如何

8月19日晚,中超第22輪一場焦點大戰打響,北京中赫國安客場挑戰河北華夏幸福,雙方將上演一場亞冠資格爭奪戰。最終,國安失利。

上輪聯賽,北京國安主場4-0大勝遼足,球隊多點開花為球迷們奉上了一場進球大戰,在球隊主帥施密特到來之後,國安7戰5勝2平已經連續7輪未嘗敗績,其中更是有擊敗恆大,逼平魯能、權健的硬仗,國安換帥前後簡直判若兩隊,可以說施密特是中超本賽季不小的驚喜。積分榜上,國安與華夏同積36分,想要沖擊亞冠資格,國安此戰不容有失。

8. 足協杯國安1-0勝泰達比賽精彩嗎

北京時間5月2日,2018賽季中國足協杯第五輪一場焦點戰在北京中赫國安和天津泰達之間展開較量。結果上半場雙方均無力改寫比分,下半場比埃拉助攻索里亞諾打破僵局,最終北京國安主場1比0淘汰天津泰達。

下半場雙方易邊再戰。比賽第48分鍾,韋世豪接奧古斯托傳球試圖吊射被楊啟鵬沒收。比賽第49分鍾,喬納森禁區外遠射攻門被侯森接住。比賽第53分鍾,索里亞諾主罰前場左側任意球直接攻門偏出。比賽第54分鍾,索里亞諾接隊友右路橫傳吊射攻門高出。比賽第62分鍾,高嘉潤在大禁區線前拉倒張稀哲犯規,隨後奧古斯托主罰任意球挑向門前結果被巴斯蒂安斯頭槌解圍。

比賽第67分鍾,李源一前場右側傳入禁區,結果侯森搶在喬納森之前飛身將球擊出。比賽第69分鍾,比埃拉送出精妙直塞打穿泰達防線,索里亞諾插入禁區面對楊啟鵬輕松推射入網,北京國安1比0領先。比賽第76分鍾,楊萬順鏟搶奧古斯托犯規被出示黃牌。比賽第86分鍾,比埃拉禁區內橫敲索里亞諾,後者得球射門被楊萬順擋出。比賽第87分鍾,喬納森在遭遇張瑀飛鏟後倒地,隨後於洋上前質問,起身的喬納森直接將其推倒在地,為此他被直接出示紅牌。最終北京國安1比0戰勝天津泰達。

來源:搜狐體育

9. 北京國安和天津泰達為什麼水火不相容

恩怨直接原因

「這事兒我從正面說,天津球迷會罵我。從反面說,北京球迷會罵我。我想王文也跟我一樣面臨這樣的壓力。」天津球迷協會會長王津洲對談論京津兩地球迷之間的矛盾顯得有些顧忌。因為之前有家網站在首頁上有一篇文章《天津球迷向北京球迷示好》,結果王津洲被天津球迷罵了,同時也沒從北京球迷那裡得到什麼好反饋。兩地球迷把互聯網當成第二看台,雖然各方盡量從正面引導球迷,希望緩解矛盾,但在網上相互謾罵與攻擊似乎並沒有因此緩和,反而逐步升級。目前,京津兩地球迷的矛盾已經成為一個危險的火葯桶,隨時可能點燃不可預知的後果。

京津兩地球迷組織關系一直很好,王津洲說:「前幾天王文給我准備了兩張國際米蘭與拉齊奧隊比賽的票,我實在沒時間去,因為周末泰達有主場比賽。」但兩地球迷在看台上並沒有表示出這樣的友好。

王津洲回憶說:「上世紀90年代甲A聯賽比現在還火,我們到北京,打出『向北京球迷致敬』;北京球迷到天津,打出『天津球迷你好』這樣的標語。那時候在現場的對立情緒不像現在這么濃,注意力主要還是在球場。現在跟比賽關系不大了,直接是看台上的較勁。以前京津球迷是三角關系,現在就是球迷對球迷。以前一支球隊輸了,發泄下情緒,1995年北京球迷大巴在天津被砸過,2000年天津大巴在北京也被砸過,那時候媒體報道的也不多。炒得不像現在這樣過,結果加深了兩地球迷之間的恩怨。我認為最直接的原因是網路,在網上直接對攻,不光是在一年的兩次碰撞上,而是每天在網上。上一輪陶偉有一個蹬踏動作,這新聞一報,雙方就開始對罵。」

北京球迷協會會長王文說:「10年前、5年前網路還沒這么發達,沒人組織,現在組織個小論壇網上就開戰,而且沒有什麼限制,所以今年國安主場對天津就出現這個問題。比賽前網上兩地球迷已經是戰爭狀態了,而且北京確實有個別球迷在網上跟天津球迷說『來了有去無回』,天津球迷說『來了專打綠毛龜』,網上已經把火點起來,導致這場比賽出現這么多事情。」

北京、天津球迷的恩怨到底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在近幾年愈演愈烈?王文回憶說:「我應該是最直接的見證人,這應該追溯到『甲A』年代,從1994年開始出現了球迷相互間異地觀賽的情況,一直到現在。每年國安主場對天津的比賽,都會有天津球迷過來看球。天津主場也會有北京球迷去。職業聯賽這么多年,北京和天津幾乎一直在同一級別的聯賽中,相遇的機會就多;另外球迷之間的交流應該是最多的,雖然不一定是最良好的,但交往機會最多。我印象里,從1994年到20 09年,每年國安主場對天津,和天津主場對國安的比賽,都有客隊球迷到現場的。首先是北京和天津距離比較近,另外兩地足球有很多淵源。包括職業聯賽以前,那時候是賽會制,北京和天津就比較較勁,延續這么多年了。而且球迷之間也存在這些問題,只要是國安主場對天津,和天津主場對國安的比賽,都是一年聯賽中上座率最高的比賽之一,這不一定是兩支球隊水平的較量,而是覺得有樂子。天津也一樣。從1995年我們第一次大規模組織北京球迷到天津看球開始,十幾年組織了若干次,有組織、成規模的至少三五百人以上,應該不下七八次。給我印象深刻的是,1995年我們組織了2000多球迷開著4 0輛大巴車浩浩盪盪去天津,那場比賽國安客場4比1贏了天津,球迷在看台上對抗也比較激烈,導致了那一年北京和天津球迷之間正式結下樑子。當時我們的大巴、國安隊員的大巴從場子里出不來,憋了3小時,結果當地調動武警、警察才解救出來,一路上也是遭受到一些襲擊,天津路窄小巷多,有球迷從胡同里頭扔磚頭的,砸傷了不少人、砸壞不少車。第二年,國安主場從先農壇搬到工體,出現了施連志飛腳踹高峰這個情節,兩地球迷之間的梁子又延續了或者加深了。」

王津洲說:「很多地方的球迷在攻擊北京球迷時,從來不喊『北京傻×』,一直都是喊『國安傻×』,可是北京球迷在攻擊別的地方球迷的時候,都用了當地城市名字。我們的球迷文化跟國外不一樣,他們的注意力還是在現場,我們這兒是上升到城市。前兩輪我還跟天津球迷說,我們不要罵北京,他們罵天津是因為『天津』兩個字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但我們跟北京都有關系,因為你出國,人家知道你的首都在北京。但現在北京球迷的挑釁太過了,從來不喊泰達,從來都罵天津。」

王文說:「異地觀球的球迷一定要有挨罵受氣的思想准備,畢竟不是你的主場,不是你的家鄉,到人家的地方去,多少得慫著點兒。從這些年的足球發展的整體趨勢,包括球迷這么多年一步步走過來的狀況看,有些賽場出現的情況不是很正常。也不能說反映了地域文化和兩地球迷之間的賽場的文化交鋒,有些觀眾是用過於敵意的態度對待客場球迷。另外在表達方式上,越來越趨於野蠻、不理智,包括北京球迷。」

非理性狂熱

北京是較早組織異地觀球的城市之一,從1995年開始,北京球迷協會幾乎是動用海陸空交通工具去異地看球,當時有甲A聯賽的大多數城市都去了。北京球迷也是至今口碑最不好的球迷團體之一。王文說:「我感覺去外地看比賽比較危險,也跟當地人的性格有關系,去大連、沈陽、長春,東北漢子都比較粗獷,也發生了一些問題,一些小摩擦。北京球迷也有咱們的弱點,嘴比較賤,心比較齊,比較張揚、招事。現在球迷文化融進了一些本不是賽場的東西,使得足球賽場的環境顯得越來越復雜。」

北京人有一種先天的優越感。這是很多外地人對北京人的印象,體現在球場上,就是北京球迷帶著侮辱整個對手城市的京罵。而另一方面,在甲A聯賽時,八一足球隊由於體制原因,不能引進外援,所以在實力上會受一些損失,相應地他們就會受到一些照顧,比如不能降級。後來八一隊淡出職業聯賽,很多地方的球迷便把國安隊當成八一隊,這支球隊一直以來在場內場外多少都會受到一些照顧,這樣更加深了外地球迷與北京球迷的敵對。在所有對立中,京津球迷之間的沖突尤為激烈。現在,不管國安隊主場與任何一支球隊比賽,球迷都會掛出一些侮辱天津的橫幅或喊一些侮辱天津的口號,天津球迷在主場也以同樣方式回擊北京球迷。

王文認為,從職業化以來,球迷構成的最大變化就是年輕化了,非理性狂熱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多年輕人觀看比賽,無論男女老少,賽場氣氛合適的話,都有污言穢語出口的可能,這也說不好是什麼現象。過去我們曾經搞座談,討論京罵是怎麼回事。比如兩口子帶孩子看比賽,初期很多,後來越來越少了,原因是家長帶著孩子看比賽,現場都是污言穢語,讓家長覺得很沒面子。所以這些年家長帶孩子看比賽的越來越少,這是一種迫不得已的現象。但現在更多的人參與,只要環境合適,更多人參與京罵,這是個挺大的變化。在先農壇還好點兒,一到工體就開罵了。」

王津洲到過很多地方,談到球場上的謾罵,他說:「天津這個地方也不是所有客隊球迷都不接受,客隊球迷加油的時候,頂多是噓聲。北京跟各地結梁子的原因可能就是,不管多少人去北京看球,他們都是拿那倆字招呼你。天津除非是客隊領先了,球場上再有什麼過火的地方,客隊球迷再拿什麼刺激主隊球迷,主隊球迷才會攻擊客隊。北京不一樣,一進場就開始罵。天津這幾年跟大連鬧得挺凶,大連球迷也沒有上來就罵的,個別人指指罵罵很正常,但沒有全場喊。山東、青島都是,去年長春有個小孩在天津給打了,所以長春有些攻擊,但也不是全場罵天津,只有北京例外。人少點還好,如果超過一百人,不管從哪兒來的,都是等不到開球就開始罵了,別的地方真不是這樣,天津球迷夠招欠的了,到別的地方也沒有這樣。」
對於頗令北京人尷尬的京罵問題,媒體的批評和討論一直就沒有停過,尤其在奧運會之前。但是,這個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反而隨著地域間的沖突變得更加突出。這就像在工體,有「文明觀賽事,理智對輸贏」這樣的正面標語,也有充滿暴力和挑釁的「誓死捍衛」或者「跟丫死磕」「誰來滅誰」的口號。換句話講,過去我們一直用所謂的正面引導方式是否出了問題?球場語言暴力是很值得社會學家和心理學家去研究的,針對今天觀眾的心態,是否有更合適或者更有效的引導方式引導球迷觀看比賽,而不是一味說教?同時,球場作為一種公眾聚集地,一定會把球場外的內容帶進來,觀眾所表達的已經遠遠不只是對主隊的助威或是對對手的侮辱,它包含了更多情緒在裡面。

王津洲也想過吸取一些外國球迷現場鼓勁加油的經驗,比如向韓國的「紅魔」取經,但他發現好像不太適合中國情況。他說:「我跟俱樂部的官員、球員也有交流,拿日、韓來說,他們在現場整場唱不停,一成不變,但國內的球員覺得這樣跟比賽的進程結合得不好。現在浙江的『綠魂』挺著名的,它的模式就是模仿『紅魔』,他們主要是讓『綠魂』烘托賽場氣氛,從而為俱樂部增光添彩,但對於90分鍾的進程,幫助並不大。我們也在探討,為什麼幫助不大?激進的球迷學的只是日、韓球迷文化的表現力,日、韓球迷私下裡跟俱樂部和球員關系很好,球迷真正和俱樂部是一體的,只要是俱樂部會員,每年都有一次機會要求俱樂部任何一個球員跟你合影,有個球迷要求球員跟他的愛犬合影,球員就跟他愛犬合影了,而且很自然。在中國,這個不可能,俱樂部、球員跟球迷之間都沒有達到這種真正交融在一起。」

地位的較量

在中超賽場上,除了沒完沒了的京津較勁,比較明顯的還有上海與浙江、青島和濟南。在華東地區,上海無論在經濟和影響力方面,肯定是老大,但是浙江省在近幾年經濟發展迅猛,已經有一定的經濟實力與上海抗衡,而上海的傳統優越感就是看不起近鄰,兩地球迷間的較勁也日趨明顯。青島和濟南比,青島作為海濱旅遊城市在某些方面比省會濟南更有知名度,但是濟南從行政級別上又壓著青島一頭,青島經濟這些年發展較快,消費水平也在提高,越來越不服老大哥。天津也是如此,這幾年經濟發展很快,從生活水平的變化直接影響到京津兩地人之間的心態變化,帶到球場上,就意味帶進來一種誰也不服誰的情緒,在球迷看來,這是一種地位的較量。

王津洲講了一個故事:「天津與青島比賽結束後,兩地球迷組織一起吃飯,大夥酒喝得很多,到最後一塊兒唱歌放焰火,圍著圈兒唱歌,唱著唱著就開始喊口號,喊著喊著把兩地最愛聽的口號都喊了,青島是罵山東魯能,天津是罵北京國安。當天剛好有兩個山東的球迷也在大排檔吃飯,一罵魯能,那兩個球迷就不幹了,最後就打起來了。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來,天津和青島的關系能好到這個程度,就因為這兩個城市從很多方面都沒有沖突。」
球迷之間的沖突,總體來說,是球場文化的一部分,中國足球的水平比較低,觀眾看球容易走神,所以只能製造更多看台上的內容,看台文化就變得越來越繁榮。低級的足球水平對應的一定是低級的看台文化,更多到現場看球的人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賽場之外。以京津之間的比賽為例,大多數人是為了圖個樂子,並且很享受這種低級的樂子——尤其當它以捍衛某種榮譽為說辭的時候,就變得更加瘋狂。在鬥嘴方面,天津人能編出很多順口溜,而北京人除了兩句京罵,似乎在語言表現力上顯得非常貧乏。

王津洲說:「到了2001年,職業聯賽開始走下坡路,之前的幾年,天津和北京也沒這么較真兒,北京的球市不行,天津也差。去年國安主場在豐台體育場,整個體育場才多大?天津去了800多人,加上北京去的球迷比較少,天津球迷相對來講是個集體,比較整齊劃一,北京球迷又比較散,口號不能統一,所以比較吃虧。今年6月13日,我覺得很多人不是奔著球來的,有的人是來報復的,有的人是來看樂呵的,所以現場干擾就沒停。那場比賽真是讓我太震撼了,5萬多人一塊兒罵街。10月5日,可能很多北京球迷會來天津。」
重新認識賽場

王文說:「中國足協會有嚴格規定,主場比賽一定要給客隊留看台,球場兩邊的看台,等於3個看台要留出來,不管坐幾十人也好,幾百人也好,其他兩個看台要作為真空看台。這是前些年才有的規矩,比如1995年去天津看球根本沒有限制,兩邊的球迷都挨著,看著看著就打起來了。現在北京賽區的安保措施應該比較嚴,礦泉水瓶子都帶不進來,但你不能不讓他帶手機,這次客隊球迷被打傷,是因為雖然隔著真空看台,手機電池能扔過去,有球迷把手機電池卸下來扔過去。北京天津球迷較勁,一定程度是文化,咱們到客隊看球,天津球迷滿場飛綠王八,國安隊綠色是傳統色,玩具綠王八滿場都是,有的還點著了。咱們主場對天津,北京球迷弄大包子,有的是真包子,有的是白布包什麼東西,等於扔包子就是狗都不理,也是一種羞辱性方式。2009年和1995年比所謂社會風氣和人的素質心態都差遠了,有些人到現場覺得我不罵人我幹嘛來了,就是發泄。」「90年代,我覺得球場行為還基本都是體育范疇內的東西,現在是真和體育沒關系。這次我去北京,看到很多人都沒怎麼看球,一直在和北京球迷對峙。原先職業聯賽最激烈的時候,也沒這樣過。」王津洲說。

「每年好多球迷都把國安主場、客場對天津的比賽當成一個事兒,這些年國安主場對天津都是最高的上座率之一了。一個是比賽本身好看,國安和天津一直都沒有誰比誰差太多,還有球迷之間知道有國安比賽天津肯定有球迷來,其實往好處說這是一種賽場文化,但是賽場上總出現些問題,包括比賽中惡毒語言攻擊,球迷散場後,安保一定要把這些人安全護送到車上,護送出工體,甚至還有警車開道,護送到四環路。曾經有一年,有一球迷散場後開車到高速路口等著,車一過來大磚頭就扔過去了,這是一個特例,但也反映出兩地球迷之間沖突的激烈程度。今年國安主場對天津比完後,兩邊在天津搞了一次座談會,包括兩地足協、俱樂部、公安、球迷協會。座談會搞得不錯,包括天津媒體,現場效果和媒體宣傳效果不錯,但網上球迷依然是這樣。」王文說。
座談會後,反而出現了反作用,在比賽現場,天津球迷打出了「接受道歉,拒絕聯誼,反對京津球迷是一家」的橫幅繞場走一周。王津洲說:「足協的處罰決定,絕對是造成現在升級的根本原因。今年天津賽區挨了兩次賽區警告,而北京賽區只得了一個通報批評。6月13日那場比賽,現場混亂程度遠遠超過了譚望嵩的惡劣程度。其實球迷對於足協處罰譚望嵩沒有任何異議,這一點天津球迷還是值得肯定的,他們還是懂球的,最要命的是對賽區的處罰。我們車被砸、人被打、現場到處都是激光棒,只給了一個通報批評。工體是國安的主場,出現這么多事情,俱樂部起碼要表示一下,『對遠道而來的天津球迷表示點歉意』這樣的一句話俱樂部沒說,球迷被打也沒有任何說法。王文從座談會回去後就挨罵,原因就是他首先說了道歉,北京足協說了道歉。但天津的球迷挺有腦子,他是針對國安俱樂部,第二是公安。事情發生在你的主場,俱樂部應該說話,還有就是公安應該告訴大家,最後這些人怎麼處理了,是怎麼回事兒。包括我們去大連看球,訂完車了,走的前一天旅行社的車派不出來了,就因為在北京被砸的大巴問題沒有解決,所以連旅行社的人都等著10月5日:『我們球也不看,就等著砸幾輛大巴,讓他們回去自個兒解決。』處罰結果不公才是矛盾升級的真正原因。中國足協在這件事上沒有處理好,才造成現在這個局面。」

異地觀賽導致的一些矛盾已經變成了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中超比賽每輪都會出現一些球迷沖突,即使像蘇格蘭格拉斯哥流浪者與凱爾特人兩支球隊之間的比賽也不會出現頻繁的沖突,因為這兩支球隊不僅是競爭,更多是歷史和宗教上的沖突。但是中超每輪都會出現賽場沖突就是管理上的問題了。比如山東和青島兩個主場,他們有意把主隊球員的照片掛在客場球迷的看台下面,這本身就帶著一種挑釁。有時候,主隊可能出於避免客隊掛出一些言語過分的標語的考慮,但這樣往往會適得其反。相對比較溫和的浙江綠城俱樂部球迷在青島因為掛標語與工作人員發生沖突,造成兩邊拆座椅互砸的情況。

由於異地觀賽帶來的問題,現在相關部門盡量限制異地觀賽人數,甚至傳出在國慶之前暫停異地觀賽。王津洲說:「 如果限制異地觀賽,應該有具體東西才行,不然我們怎麼說服球迷,我們也扛不了。球迷有人身自由,他們要去看球,我們怎麼管?去那兒之後你不管,更容易有問題,所以我們作為組織方就比較麻煩了,天天跟足協、公安打交道。他們光是說,沒有條文出來。比如今年6月13日,我們准備200多人到北京,最後去了1000多人,因為你限制不住。當時我跟俱樂部說,如果這1000多人不跟我們走,而是開車散著去,危險性更高,而且你根本控制不了。如果你1000多人都是開車去,北京公安得擋著,等北京球迷散場了才放你出去。要是都是大巴的話,公安一帶就帶走了,所以有組織的更好控制和管理。我們去大連也是,要求我們提前退場,這些人1000里地到大連,下半場只看了十幾分鍾,如果沒有組織的話肯定做不到。」

足協每年關注的是上座率,上座率決定中國足球受關注的程度和商業利益,上座率低,相對安全一些,但是足協沒有面子;上座率只要一高,一定會出現賽場暴力問題。因為足協每年向公安部門上繳安保費,就把責任推給公安部門,現在公安壓力很大。但很多問題不是公安部門可以靠人數和強制手段解決的,現在足協也不強調上座率了,因為足協控制不了球場上的混亂,公安部門面對的賽場也比過去復雜多了。這就需要這些部門必須重新認識賽場,用更合理的辦法去解決疏導。
在觀眾看來,安保還屬於服務行為,但是在賽場上,這種服務意識稍有不足,就有可能激發觀眾情緒。王津洲說:「 打亞冠,天津跟韓國浦項制鐵一個組,浦項制鐵全場只有80個警察,在天津泰達主場有8000個,很可怕。2002年世界盃我們去韓國,警察跟球迷關系很好,警察甚至替你擦座椅,示意你這並不臟。在國內賽場上,別說警察了,服務人員也不這樣,好像你不是球迷,你不是買票進來的,態度極為生硬,造成還沒有開始比賽,球迷就已經有抵觸情緒,所以比賽的時候就罵街,反正你也不能逮我,甚至借機會把警察一塊兒罵了。實際上,中國足協這么多年,探討經驗時絕對不會探討外國球迷是怎麼組織的,也沒有這種部門,我們也提過建議,足協還停留在不見棺材不落淚的階段。異地觀賽、主場球迷規范,都應該引導。我看國外的聯賽,球迷也不像我們隔這么遠,AC米蘭和國際米蘭更是死敵,但也沒有到用武力去解決的地步。現在的球迷已經是足球的一部分了,以前足協只要管踢球的就行,現在應該把球迷列入工作范疇,這么多年他們都沒有動過腦子,加上長時間積累,造成了今天這個結果。球迷本身就是聯賽的一部分,他們沒有意識到,可能到現在還沒想明白。」

伴隨著危險而來的往往是一種刺激,異地觀賽雖然像地獄之旅,但卻能讓人體驗到一種平常感受不到的樂趣,這也要求到異地觀賽的球迷必須具備很強的心理素質。「太刺激了。」王津洲說,「我們去大連看比賽,去的時候要躲開大連球迷的視線,迅速進場。而且還不能透露行程路線,上次去長春,因為行程安排提前泄露,出站時跟當地警方聯系臨時換了出口,不然就有可能發生沖突。去大連,賽前還和當地球迷在一起交換禮物,比賽一開始還是互相攻擊,最後還要被迫提前退場。現在想提前離場還是對的,因為大連球迷還是比北京球迷瘋狂一些,而且北京警力也強些,大連那邊就幾個警察,當時我看局面夠嗆,就靠一個門攔大連球迷。我同意撤了之後,發現天津大巴已經被五六輛車堵在裡面了,開不出來。」

現在球迷把異地觀賽的驚險之旅當成異地觀賽的一部分內容了,大巴車堵在高速公路上幾分鍾人們就會煩躁,但是被堵在球場里幾小時人們也沒有怨言。王津洲說:「作為一個普通球迷,不會想很多事情,但是對於我這個組織者而言,客場觀賽簡直就是一種摧殘。可是球迷覺得挺愉快,很刺激,每個環節都很刺激。」

現在人們都在關注10月5日國安客場對泰達隊的比賽,王文開玩笑說,要過去5000人。北京公安局的負責人在兩地座談會上也開玩笑說:「祝天津公安10月5日好運。」說完大家全樂了。如果兩地球迷真的把未來的比賽升級成一個樂子而不是沖突,那還真得把京津兩地特色文化帶到足球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