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件傳輸 » 施羅德訪問寧波
擴展閱讀
抖音極速版ftp 2022-09-25 13:34:16
收藏刪除網站哪裡找 2022-09-25 13:29:24

施羅德訪問寧波

發布時間: 2022-08-11 08:33:11

⑴ 冉瑩穎設宴接待德國前總理夫婦,冉瑩穎有多厲害

我認為,冉瑩穎設宴接待德國前總理夫婦,冉瑩穎是個女強人。在今年的五月份,冉瑩穎生下她和鄒市明的第三個孩子。生下第三個孩子之後,她就已經開始積極塑身減肥為之後的工作復出做足了准備。在九月二十二日,冉瑩穎在網上發布了一組與德國前總理及其夫人的合影。可以說,她已經向大家展現了她強大的溝通交際能力。

但事實上,除了冉瑩穎,其他參加宴會的人大多數都是政治家或者集團總裁高管。冉瑩穎能跟這群人一起接待德國前總理及其夫人真是太了不起了。此外,冉瑩穎應該是自己一個人參加的宴會,因為在現場流傳出的照片中並沒有鄒市明的出現。

在鄒市明宣布退役之後,夫妻二人就致力於推廣拳擊這項運動,並開了自己家的拳館就是想讓讓更多的人去了解拳擊這項運動,夫妻兩人也憑借鄒市明的知名度和強大的影響力把這份事業做得很好。所以,我覺得,冉瑩穎設宴接待德國前總理夫婦,冉瑩穎是個女強人。

⑵ 歷史上,哪位外國人對中國的貢獻最大

施羅德(1944—):德國前總理,在任時曾六次訪問中國,2008年8月8日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施羅德說:「擔任聯邦總理時,我每年都會到中國一次。現在,自從我結束任期以來,我每年都要到中國三四次。由於不再受職務決定的緊密行程的約束,現在我有機會比以往更加頻繁,而且是更加詳盡地與政治家、企業家和知識分子會談。我把這些會談視為珍貴的禮物,因為它們總是會發展成為有趣的討論,使我對這個國家的了解更多,加深我對中國的認識,同時令我確信自己的看法,即我們需要中國這個夥伴。」施羅德無疑為推動中德關系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司徒雷登(1876—1962):生於中國杭州,美國人。是一位美國基督教的傳教士,也是一位教育家,曾創辦並擔任燕京大學的校長和校務長。他還是一位外交官,曾擔任美國駐華大使。由於毛澤東寫的一篇《別了,司徒雷登》(《Farewell Leighton Stuart》)的文章而使他在中國非常有名,但是在他的祖國——美國卻是默默無聞。歷史學家林孟熹這樣評論他:「整個20世紀大概沒有一個美國人像司徒雷登博士那樣,曾長期而全面地捲入到中國的政治、文化、教育各個領域,並且產生過難以估量的影響。」
斯大林(1879-1953):蘇聯領導人。1922年至1952年10月連續當選為蘇共黨中央總書記。他領導蘇聯取得衛國戰爭的勝利,戰勝了法西斯軸心國。斯大林提出「在一個國家首先建立社會主義」的主張,建立了計劃經濟體制,全力推動了蘇聯的工業化。這些都對中國產生了極其重要的影響。但計劃經濟體制在其後的發展中也展現了內在的缺陷。斯大林去世後,其執政時進行政治清洗等作法被公開並受到批評,引起爭議。斯大林作為共產國際的領導人對中國革命有重要影響,對中國革命提出過正確的和錯誤的意見。在中國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時期,共產國際的指導有右的和左的偏差。在西安事變時,共產國際有較准確的判斷。在1945年,他對中國革命的前景偏於保守和悲觀,他生前曾公開承認過這一問題上的錯誤。

⑶ 格哈德·施羅德總理在位期間做了哪些事

聯邦德國總理格哈德·施羅德是一位風度翩翩的政府總理,同時也是一位言而有信的外交家。他在對外事務方面的信條是:力求做到「言而有信,始終如一,言行一致」。

格哈德·施羅德1944年4月7日生於德國北威州德特莫爾德市莫森貝格鎮,1963年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1966年至1971年在格丁根大學法律系進修法律專業並通過第一次國家考試,1972年至1976年通過第二次國家考試並獲得律師資格。施羅德1978年至1980年擔任社民黨青年組織主席,1980年至1986年當選為聯邦議員,1989年起為社民黨主席團成員,1986年至1990年任下薩克森州社民黨議會黨團主席。1990年至1998年擔任下薩克森州州長。1998年9月27日,在德國第十四屆聯邦議院選舉中當選為德國總理。2002年12月21日,施羅德當選美國《時代》周刊年度歐洲新聞人物。

施羅德主張,國與國之間要通過和平協商和談判解決問題,不能動輒付諸武力。2002年9月,正當美國正緊鑼密鼓准備對伊拉克動武之際,一則有關德國司法部長將布希的做法與希特勒相提並論的報道,使布希大為惱火。施羅德總理對布希表示道歉。他致信布希說:「我想告訴您的是,對於德國司法部長的言論冒犯了您這一事實,我感到非常遺憾。……『我向您保證,我的政府中絕不允許存在將美國總統與那樣一個罪犯聯系在一起的人。」道歉歸道歉,但德國反對美國等國對伊拉克動武的立場決不改變。德國總理施羅德和外長菲舍爾多次在國內外不同場合表示了反對美對伊動武的強硬立場,並從外交上最大限度地聯合法、俄、中等國對美、英、西「打伊倒薩」進行牽制。

與西歐其他大國相比,中德建交相對較晚,但兩國關系的發展卻後來居上。經貿關系名列歐盟榜首。中德貿易額相當於中國同歐盟15國貿易的1/3左右,超過英法兩家同中國貿易的總和。發展合作卓有成效。德國自1982年起向中國提供無償的「技術合作」資金,從1985年起提供軟貸款性質的「財政合作」,迄今兩項合作進展順利。聯邦政府還結合大項目提供專項貸款或混合貸款。這種合作對促進中國的改革開放、改善基礎設施、扶貧脫貧、環境保護、培訓人員以及大項目合作起了促進作用。施羅德認為,向中國提供發展援助,——方面表明了德國政府對一個發展中國家的善意,但同時也幫助了德國擴大工業產品市場和增加就業,因而是一種互利互惠雙贏的合作。施羅德支持中德兩國在科技、教育和文化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全面發展。自1978年兩國政府簽訂《科技合作協定》以來,科技合作官民並舉,遍及各個領域,形成了多層次、多渠道的格局,雙方都獲益匪淺。兩國教育合作碩果累累。德國是中國派遣留學人員最多的歐洲國家。目前中國在德國的留學人員多達1.2萬多人,德國洪堡基金會每年對外提供的500名獎學金名額中,中國佔13%,位居各國之首。德國近87所大學與中國近200所大專院校建立了校際關系。兩國文化交流相當活躍,實現了若干規模大、吸引力強、影響廣的項目,對增進兩國人民的相互了解起了重要作用。省州和友好城市關系遍布全國。德國各州在中國都有對口的合作夥伴,雙方交往疏密不盡相同,但多數運行良好,促進了人員交流和相互了解,推動了經貿合作和文化交流。

中德發展友好合作關系有許多有利因素。兩國之間沒有歷史遺留下來的爭端,地緣政治上也不存在直接的利害沖突。特別是中國重視同歐盟發展長期、穩定、健康的合作關系,而德國在歐盟內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中德關系的發展可以帶動中國同歐盟的關系。同中國保持密切的合作有利於德國同亞洲國家發展關系。經濟上互補性強。德國是歐洲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科技水平高,產品質量安全可靠,在職業培訓和管理經驗方面有獨到的優勢,而中國的勞動力資源豐富,市場容量極大,在現代化建設中需要引進先進的技術、產品和管理經驗,雙方互通有無、取長補短的餘地很大,發展合作的前景廣闊。

施羅德對中國友好也是「言必信,行必果」。1999年5月科索沃戰爭中,中國駐南聯盟使館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轟炸。正值中國人民群情激憤譴責北約之時,施羅德作為西方第一個國家首腦對我國進行了正式訪問。訪問中他反復就美國為首的北約野蠻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的暴行表示了「五條件的道歉」。施羅德代表德國政府和人民對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遭北約導彈襲擊一事向中國政府和人民表示由衷的遺憾。

施羅德很重視發展與俄羅斯這個大國的關系。在近幾次首腦會晤中,兩國建立了雙邊戰略夥伴關系。這種夥伴關系的目標是,不只是使俄羅斯更加牢牢地紮根西歐,而且也有益於社會、科學以及文化合作。施羅德認為,俄羅斯是一個正在通向現代化變革進程中的大國。俄羅斯有各式各樣的鄰居,這是巨大的挑戰,必須用新的手段來應對這個挑戰。在致力於實現歐洲持久安全與穩定方面,俄羅斯起著關鍵作用。因此,對聯邦政府來說重要的是和大西洋聯盟、歐盟中的夥伴一起共同與俄羅斯建立起一種穩定的、經得起考驗的、持久的安全夥伴關系。

德、法兩國都是歐洲大國,雖然在歷史上兩國曾有過不幸的經歷,但在當今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下兩國密切合作,對穩定歐洲局勢,反對霸權主義具有重大意義。施羅德深知這一點。他始終主張與法國密切進行合作,共謀和平發展大業。2004年新年伊始,德國政府宣布,施羅德總理應法國總統希拉克的邀請,參加今年6月的諾曼底登陸60周年紀念活動。諾曼底登陸紀念活動——直是法德兩國關系中最敏感的一根神經,也是兩國領導人的「心結」。法國這次歷史性的邀請和施羅德的積極回應,標志著法德兩國更加密切的合作的開始,也預示著「老歐洲」更加親密無間。盡管歐洲在伊拉克問題上顯得步伐凌亂而暗流涌動,但值得注意的是,通過伊拉克戰爭,德國與法國空前一致地走到了一起,這對歐洲的整合意義重大。

⑷ 當年德國總理施羅德被迫訪華,為什麼卻沒人去接機

這是因為當時二戰結束德國戰敗,作為法西斯的代表國,雖然來訪華了,但是人民還是心存抵制。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德國訪華是非常頻繁的一個國家,這是因為德國總理心裡明白,中國現在在國際占據重要地位,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

而且中國這個市場也是非常龐大的,當年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帶走了”40億“歐元的訂單,讓歐美國家一下就看見了中國這個市場的龐大潛力,爭相過來獻殷勤。但是中國也不是什麼訂單都接,德國願意和中國成為”磁懸浮“項目的專業夥伴,畢竟德國的重工業在全球都是出名的,放眼現在中國的磁懸浮列車能夠取得如此成就還得感謝當年德國的訪華。

⑸ 30年前一跪指的是什麼啊

1970年的12月7日上午,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第四位總理維利·勃蘭特來到了位於華沙老城內的原猶太人聚居區。站在這片還殘存著戰爭創傷的土地上,作為一個曾經屠殺了600萬猶太人的國家代表,面對著周圍眼中飽含憤怒的大屠殺倖存者們,這位德國總理無言以對。於是,他默默地屈身,面色凝重,低垂著頭,雙膝跪倒在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前!這一驚人之舉不僅令在場許多人感動落淚,也在20世紀外交史冊中永恆定格。

3年後,當勃蘭特接受義大利著名女記者奧莉亞娜·法拉奇的采訪時,回憶起這段往事,他平靜地說:「那天早晨醒來時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我不能僅限於獻一個花圈。我本能地預感到將會有意外的事情發生,盡管當時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後來,我突然感到有必要下跪。」勃蘭特解釋,他的下跪之舉「不僅是對波蘭人,實際上首先是對本國人民」,因為「太多的人需要排除孤獨感,需要共同承擔這個重責……承認我們的責任不僅有助於洗刷我們的良心,而且有助於大家生活在一起。猶太人、波蘭人、德國人,我們應該生活在一起。」這一勇敢的行為使勃蘭特成為1971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並在他傑出的政治生涯中畫上了濃重的一筆。
30年後,德國的新一代領導人沿著維利·勃蘭特的足跡又踏上了這塊土地:12月6日中午,德國統一後的第二位聯邦總理施羅德在對波蘭進行短暫訪問期間,再次來到他的前輩曾經真誠下跪的紀念碑前,鄭重地獻上了一個花圈。隨後,施羅德為安放在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附近的維利·勃蘭特紀念碑揭了幕。施羅德說,勃蘭特以一種特殊的姿態表明,只有承擔起歷史責任,才能走向未來。陽光下,紀念碑浮雕上這位領導人下跪的側影顯得凝重而神聖。

⑹ 中國駐南聯盟使館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轟炸施羅德訪問期間表示了怎樣的觀念

訪問中施羅德訪反復就美國為首的北約野蠻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的暴行表示了「五條件的道歉」。施羅德代表德國政府和人民對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遭北約導彈襲擊一事向中國政府和人民表示由衷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