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件傳輸 » 中國佛教代表團訪問萬佛城
擴展閱讀
馬蜂窩網上傳不了視頻 2022-09-25 13:27:45
iphone自動點擊屏幕腳本 2022-09-25 13:23:28
如何做可以永久刪除照片 2022-09-25 13:21:32

中國佛教代表團訪問萬佛城

發布時間: 2022-08-11 06:55:25

『壹』 景洪總佛寺的著名高僧

總佛寺出現過不少高僧,近代高僧是阿戛牟尼。
阿戛牟尼是南傳佛教潤派僧侶,傣族,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縣人,世俗稱他為巴勐,生於1899年12月9日,圓寂於1974年10月12日,享年75歲。
1913年,松領阿戛牟尼在大佛寺受戒為僧,傣語稱作帕(學僧),1923年升為督(比丘),1936年受具足戒升為祜巴(佛教長老),1947年升為沙密(沙門統長老),1956年由中國佛教協會主持,又升為松領阿戛牟尼(大僧正長老)。 松領阿戛牟尼 松領阿戛牟尼是我國南傳佛教近現代人物中的一位愛國愛教的大長老。1949年後,他歷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義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雲南省人民代表、中國佛教協會雲南省分會會長、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佛教協會會長。1956年,應緬甸政府和緬甸聯邦佛教協會的邀請,他曾任中國佛教代表團團長率團前往緬甸參加佛陀涅盤2500年紀念活動及第六次結集大會閉幕典禮,在緬期間受到緬甸政府領導人的親切接見和朝拜。會後,中國佛教代表團又從緬甸迎奉佛牙回國。1960年,應緬甸政府的邀請,松領阿戛牟尼隨周恩來總理訪問緬甸,參加緬甸聯邦第十三屆獨立節慶祝大典。1961年4月13日,周恩來總理親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參加潑水節時,他受到周總理的親切接見,同時合影留念。

『貳』 美國的佛寺

佛法東漸美利堅:美國有代表性的華人佛教寺院
編輯:管理員 來源:佛教在線 時間:2007-5-17 瀏覽次數:481

南普陀在線5月17日消息 在美國的佛教寺院中,華人寺院佔有很大的比重。不過,一般的華人寺院規模較小,或處在一幢大樓中間的某一層,非常不起眼;或局促於小巷之中的一室二室,非國內的名山大寺甚至小廟可比。如果說美國有代表性的、規模較大的華人寺院,則非洛杉磯的西來寺、紐約的庄嚴寺和加利福尼亞的萬佛城莫屬。

1976年,星雲大師代表中國佛教會率團出訪美國,傳播大乘佛法。此後,美國的佛教友人及信徒陸續來台灣參訪佛光山,並力邀大師前往美國建寺弘法。1978年,因緣成熟,大師的弟子慈庄、依航兩位法師先行前往籌備相關事宜,並將未來的弘法道場取名為「西來寺」,寓以「大法西來」之意。不久,星雲大師赴美勘察建築寺院用地。同時,接受美國東方大學頒發榮譽博士學位。同年八月,大師會同國際知名人士東方大學校長越南天恩博士、美國普魯典博士、邁克律師、德國阿難達比丘、西藏格爾深喇嘛、英國蒲如丁醫生、日本中塢清先生、香港了知法師、阿根廷王正國居士、馬來西亞吳美雲居士等人以推動國際佛教發展為宗旨,共同發起組織「國際佛教促進會」,會議一致推選星雲為會長。

西來寺佔地十五英畝,建築面積十萬兩千四百三十二平方英尺。該寺耗資三千萬美圓,將傳統與現代有機地結合起來,採用世界各地的建築材料,如台灣的佛像、鍾鼓和琉璃瓦,義大利的紅寶石地磚,中國大陸的花崗石丹墀,韓國的鋼骨,日本的庄嚴佛具,其它材料采自美國本土,可以說是結合世界因緣而建成的庄嚴佛教道場。西來寺內的主體建築有大雄寶殿、五聖殿、寮房、禪堂、藏經樓及懷恩堂等。

西來大學建於1991年,位於洛杉磯縣東部的羅斯密市,佔地四萬多平方米,是星雲大師創辦的高等學府。該校設有工商管理系、宗教系、推廣教育系、英語系,並設有世界佛學研究院、佛教心理學及咨詢研究中心和少數族裔及小企業研究中心,各系分設學士、碩士和博士課程,並招國際學生。學校擁有現代化大學應有的先進教學設備和宿舍條件,交通便利,環境優美幽靜。從該大學到洛山磯著名景點,如蓋蒂美術館、杭頓藝術館、好萊塢、環球影城、迪斯尼等等交通非常便捷,學生們除了沉浸在安全寧靜的讀書空間之外,又可愉悅地享受各類型的多元文化工程。去年七月,該校經過努力已正式被批准為美國西部大學聯盟的准會員,有望在兩年內成為正式成員,這是該校為爭取辦成美國一流大學而邁出關鍵性的一步。

紐約的庄嚴寺是由沈家楨居士發心在美國創立的第二座寺院。該寺佔地125英畝,距離紐約市區約一小時車程。1981年動工,在一片荒山野嶺中開辟庄嚴的佛教道場,歷經十數年的努力,萬佛繞毗盧大佛殿、觀音殿、印光樓、太虛齋、和如紀念圖書館等殿堂次第落成。成為美國華人寺院中最有影響者之一。

大佛殿採用唐代建築風格,懸壁式設計,整座殿堂沒有支柱,非常寬敞明亮,很有特點。殿內正中供奉著三十七英尺高的毗盧遮那佛像,為西半球第一大佛。圍繞毗盧佛座的是十二尊菩薩。菩薩周圍排列有萬尊小佛像,並配有兩幅巨大的壁畫:一幅長104英尺、高八英尺,畫中描繪出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另一幅是長144英尺、高八英尺的五百羅漢圖,非常壯觀。

落成於1985年的觀音殿,是著名華人建築師設計的,也是唐代式樣。殿內供奉著出土於明朝的彩色瓷觀音像,是目前世界上僅存的最大的瓷觀音像,極為珍貴。每年由美國佛教會主辦的佛學夏令營、葯師法會、觀音法會、佛七等佛事活動,都在觀音殿內舉辦。

為紀念沈夫人居和如居士,沈家楨將原先成立的圖書館命名為「和如紀念圖書館」。現館內收有藏書70000多冊,絕大多數與佛教有關,有巴利文、梵文、蒙古文、中文、日文、韓文、越南文、法文、德文等語種。館內還購有敦煌古籍(微縮膠卷)以及藏文經典等,可供社會各界人士使用。

此外,庄嚴寺還有千蓮台、太虛齋、印光樓等建築,均各有特色。

在美國又一座最有代表性的寺院,是位於加利福尼亞達摩鎮的萬佛城。佔地488英畝,是美國最大的佛教寺院,創立者為住持宣化上人。該寺院嚴持日中一食、衣不離體的家風,除此之外,萬佛城自一九七四年初建以來,還有重視佛教教育和翻譯經典兩大特徵。

重視佛教教育是基於宣化上人培養佛教後續人才的深刻理念,經過多年的努力,如今萬佛城已擁有一般僧伽居士訓練班、小學、中學、大學四級系統的教育機構,成為美國佛教界這方面的典型寺院。

僧伽居士訓練班創辦於1982年。學期四年,主要課程為佛教經、律、論與其它宗教的選修科目,同時特別注重實行清凈的叢林生活。僧伽訓練班培訓出家學員,修學以戒律為重點,並參與佛教法務的訓練,使之在學業期滿後,在寺院里擔任各類職務,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做到依持戒律修行,續佛慧命。居士訓練班是培養在家居士的,修學內容主要為:在佛教團體或社會生活中,盡守本分,做到護法與修行兩不誤,並以自己的言行去影響所在學校、醫院、大學、公司、社團等的同事、朋友等,以致於自利利他。

建於1974年的育良小學,除採用一般的教材之外,又將中國傳統道德思想的《三字經》、《弟子規》(中英文版)等書作為學生必須熟讀的科目,學習為人處事的道理,使兒童在潛移默化中接受教育。該小學為學生提供純潔的環境與中英雙語教學,逐漸為當地的市民所接受,二十多年來,附近許多小區的家長送自己的子女來此就讀。校內還增添了各個年級的游戲及體育設備,讓學生的身心得到全面健康的成長。

培德中學是宣化上人在1976年設立的中學。男女兩校,校訓是「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充滿佛教的精神。該中學的課程參照加州一般標准之外,還將中文作為第二語言,並設佛學與打坐課程,而且在校內一律素食,強調教育是教導學生明理,而不是追求名利,正如宣化上人所說:「教育學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教他們明白,需要有長遠心,來教他們怎樣做好人,怎樣把人格的基礎立好。而不是教育學生怎樣得到好的工作,多賺一些錢,自己來享受。……教育學生怎樣學習仁義道德,將來到社會服務,無論到哪個崗位上,都能本著仁義道德去做事,決不同流合污,不做損人利己的行為。」

由於培德中學實行獨特的教育,訓練學生的定力與思想深度,因而在申請大學時,成為非常有利的條件。畢業生中已有多人進入史坦福大學、柏克萊大學與麻省理工學院等名校就讀大學部或研究所。1999年培德中學的校友組織「法界佛教青年會」,共同探討人生真理,也經常返校輔導在校學弟學妹,並協助中小學生開辦暑期班,或擔任萬佛城男女學校的義務教師,回饋母校。

萬佛城最高的教育機構是法界佛教大學(Dharma Realm Buddhist University)。該校創辦於1976年,以仁義道德為宗旨,慈悲普度為目標。不但要傳授專業知識,同時更注重培養人品德行,以凈化心靈而開啟自性本具的智慧與慈悲,充分發揮每個人最大的潛在能力。

法界佛教大學經加州政府注冊立案,可發學生簽證,設有佛學研究與修持、佛經翻譯與語文研究、佛學教育、中國語文研究等科系的學士、碩士課程,並授予學位。課程包括戒律、佛學、佛教哲學、佛教史、比較宗教學、佛教與西方哲學、心理學、語文(如中文、英文、梵文、日文、越南文等),還有《論語》、《孟子》、《老子》、《大學》、《易經》以及中國書法、繪畫、太極拳等。無論出家人還是在家人都可以申請入學,經濟能力不足者,還可以申請獎學金。

此外,法界佛教大學還積極開展與其它大學的交流活動。每年春、秋兩季,位於加州北端的漢堡大學有數十名學生前來大學參訪,並利用周末體驗萬佛城的道場生活,作思想與心靈上的溝通與交流。柏克萊大學、舊金山州立大學等對佛學有興趣的學生,也會定期來此參加大學的研討課程,並學習素食、打坐與太極拳,以得到不同的身心體驗。

為使世界上更多的人能了解佛法的真諦,宣化上人曾發願將佛教三藏十二部全部譯成英文,故於1973年在舊金山成立國際譯經學院,後遷至萬佛城與法界大學合並。至今,已有上百卷佛經以及宣化法師的相關注釋被陸續翻譯成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越南文等,為佛法在西方的傳播,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叄』 釋海燈的人物生平

釋海燈(1902-1989)俗姓范,名靖鶴,字劍英,又名無病。
幼年出身貧寒,父親是個窮裁縫,勉強度日。 1906年5歲喪母。
1908年7歲隨舅父習武。聰慧勤學,酷愛文學和武術。入私塾,成績優異。 1916年秋,參與綿陽南山師范學校統考,其年齡最小,但以第一名成績為錄取,在校兩年時間,總保持第一。為帖補生活,以幫老師改作業和投稿糊口度日,但還是以綿陽十二縣第一名成績畢業,後分到梓潼一所新學校任教,之後辭職到成都深造。
1918年17歲考取四川法政學校(後並於四川大學)文學院文學系,因家境貧寒,以第一名成績又考入四川省國立警監學校公費學校。從此,早上習武,白天上學,晚學詩詞,生活漸趨穩定,追隨李葯師問診切脈,為人看病行醫,由於長期生活清貧,體質單薄。
1920年19歲正式改名范無病,意無災無難之意。因為父報仇心切,到處訪求名師,結識了川軍28軍教官王體泉,拜其為師,學習鑽研武功。
1927年回成都,借宿同學處,以<<新新新聞>>寫文章糊口度日。 1928年兩位身懷少林絕技的少林寺護寺高僧,因祖庭被軍閥所毀, 前往四川化緣救災,住成都昭覺寺(詳見:汝峰大師之迷)海燈法師在成都五嶽宮街觀看汝峰大師(即貞緒大師)表演少林絕技時,想習之,追隨數日,但汝峰大師(即貞緒大師)告知:「本絕技概不外傳,必須是我少林弟子方可習之」。以示虔誠,要求以其胸燃32盞油燈,燃燈供佛, 皈依佛門拜師入佛習武,海燈遂拜二位高僧為師,學習少林武功。開始練「童子功」、「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等,二位少林高僧苦心教導下,范無病學得不少功夫。每天凌晨三更聞雞起舞,勤學苦練,終練得四大絕技:
一、面壁坐禪:入定幾天,轟動一時。
二、二指禪功:就是用二指撐地,翻身倒立可達二分鍾。
三、童子柔功:須從少年學起,終年不輟,終生不娶,才能練得全身柔軟如棉,能頭套進腰鼓桶,運用軟功,利索落地。
四、梅花椿拳:腳踏梅花椿,步法穩健,分寸不亂,才能在十一根高約三尺左右的梅花木椿上如履平地,表演梅花拳法。開始練低椿,再逐步提高。
范無病武功精進:特別是五行功、達摩功、少林精拳、少林棍法、子龍槍法、青龍刀法、九步連環拳,以及單、雙板凳拳等軟硬功夫。
1928年隨師應回龍寺邀請,向雲禪和尚和丹岩老人學習內外樁功,以及少林套路,為日後少林武術奠定良好的根基。
1929年由川軍28軍教官王體泉引見拜山東朱智涵道長學習少林拳和道家功等。
登登州嵩山少林寺,請貞俊法師((1865~1939))糾正拳腳,貞俊法師認為海燈有江湖氣,不願指點。不久,海燈離去。
1932年海燈法師考入成都北較場軍官教育團讀書深造。 1937年暮秋,五嶽宮,佛泰長老引薦成都昭覺寺方丈、學問淵博的智光法師, 進大殿范無病頂禮膜拜禮師,智光法師為范無病披剃,授以「三皈」、「五戒」,取法名為海燈。
1937年初冬,到昭覺寺智光法師處受具戒,正式成了和尚,自號「常精進僧」。
擔任昭覺佛學院國文教師和武術教師。寶光寺與昭覺寺齊名同為佛教禪宗叢林,寺內方丈貫一老和尚禪學精深、德高望眾,他在任方丈前與佛泰長老同為寶光寺的「四大班首」之一。任方丈後,智光法師和曾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的能海法師都是貫一老和尚的受戒弟子。所以出家前後常去寶光寺向貫一老和尚學禪法,兼教寶光寺眾僧武術。幾十年來,海燈與寶光寺一直保持著聯系。
1938年海燈法師就任梓潼縣七曲山大廟住持、及梓漳縣佛教會理事長。 1946年河南省嵩山少林寺被聘為國術教授 。住雲水堂,而後進達摩祖師面壁洞坐禪,入定七天七夜,轟動一時。
1949年解放後,海燈法師多次參加省、市和全國性的武術比賽及表演,擔任上海市體育宮武術教練。在習武的同時,堅持研究佛學、醫學和文學。同時對中國古典文學興趣濃厚,特別對舊體文壇造詣更深,向為海內外名家所稱道,出版《少林雲水詩集》等。
1952年海燈法師在上海楊浦區榆林路西方蓮社,講經弘法授課。 1953年,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虛雲大師主持江西雲居山真如禪寺組織重建工作,虛雲大師以其百歲高齡率僧眾開荒墾地,躬耕隴畝,打地拋磚,重建寺廟,再塑佛像。至1959年,殿堂僧舍相繼落成,建築面積約662l平方米,新塑寺內佛像50餘尊,有120多名僧人住持。
1956年裡,鑒於寺中僧眾日增,為提高大眾的佛法知識水平,虛雲多次同大家商量在寺中創辦佛學院,卻因沒有合適的講經人選而擱淺。
1956年6月,釋海燈(海燈法師)自上海來到雲居山親近虛雲,即為虛雲大師留下常住於此。 1956年7月15日,原住持性福和尚退居,釋海燈(海燈法師)升座就任方丈。 不久,虛雲與海燈和尚共同主持了寺中的講經法會。法會上,由海燈法師為僧眾講《楞嚴經》,前後長達四個月之久。參加聽講的除了本寺和雲居山及周圍小廟的僧尼外,還有專程從香港及內地其它省市趕來的四眾弟子,海燈法師對經文十分熟悉,講解時流利自如,通俗易懂,口齒清楚,聲音宏
亮,敘述生動有趣,所以每堂課大夥都聽得津津有味。
1956年十月為續佛慧命,弘揚溈仰宗風,虛雲邊重建邊考察座下學子,考察畢,虛雲在真如寺向釋海燈(海燈法師)、性福和尚數人傳授溈仰宗法印(詳見雲居山掛溈仰宗鍾板)。尊為溈仰宗九世海燈宣明。侍者濟平法師本為虛雲和尚座下弟子,但虛雲老和尚告訴他:會有一位密宗大師來,你要拜他為師,故濟平法師轉拜海燈法師座下。(濟平法師轉看簡介)
1957年初,好事者欲占據真如寺僧眾55-57年所開墾的田地,甚至競將虛雲所住茅蓬也劃入遷出范圍之內。虛雲求助李濟深又把此信轉至周恩來總理才得以為保全。
1957年夏,虛雲繼續安排海燈法師在真如寺為僧眾講《法華經》,到十月才結束。期間,虛雲與海燈法師一道在寺中創辦佛學研究苑。擇有高小文化程度以上的青年比丘近十人就學其中。學僧釆取不脫產學習制度,每日於早四點早課後即聽講兩小時,晚六時又聽講兩小時。要求聽過講課之後進行自習,然後覆小座。這一年主要由海燈法師講課,學僧則要求背誦《楞嚴經》《法華經》及《四分律比丘戒本》等。
海燈法師講《楞嚴經》寫了一首名為
「雲居山講楞嚴經」的詩:
「農事泯諸相,
勤耕第一榮。
飽溫既有得,
閑坐話無生。」
詩既寫了當時在寺中講經的情形,又體現出他十分推崇禪宗的「農禪並重」之家風。這首詩現已收錄在1985年由四川巴蜀書社出版的海燈法師所著《少林雲水詩集》之中。)
1957年的上半年,海燈法師用了4個月的時間,講完大經《法華經》。不講經時,每天堅持練武和放牲口。廟里常住僧眾有120多人,聽海燈法師講經的除本寺和山上山下周圍小廟的僧尼之外,還有從香港和國內各地來的僧尼和男女居士等,人數最多時達300多人,一般情況也有200人左右。海燈法師對經文十分熟悉,講解時流利自如,通俗易懂,口齒清楚,聲音宏亮,敘述生動有趣,所以大家每堂課都聽得津津有味,非常願意聽他講經。
為了提高寺中青年僧人的文化修養,海燈法師在講經之餘,還以《古文觀止》、《唐詩三百首》等古典名籍為教材,給大家講授中國古典文學知識,使青年僧眾受益非淺。
1957年九月十五日虛雲大師便請攝影師上山,拍攝全山風景,舉凡大雄寶殿佛像、藏經樓、法堂、晦山與戒顯和尚塔,明月湖、趙州關、飛虹第五編 當代中興志橋、海會塔,以及所住茅蓬一一拍照。又自攝坐像一幀,共計三十九張。相片沖冼出來之後,虛雲親自安排分送給有關捐助功德的善信。
江西雲居山真如禪寺屬於我國佛教八大宗派中的禪宗一派,一般不習武,而以參禪為主,所以廟里基本上沒有什麼人專門跟海燈法師習武,海燈每天清晨一個人單獨練習,有時也和弟子濟平一道對練。在真如寺期間,海燈法師曾為大家表演過幾場武功,給寺廟常住的僧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其中有拿手絕技「二指禪功」,三節棍、九節鞭、羅漢拳、梅花掌、空中射箭等等。海燈法師打的三節棍能摔成一條直線,變化多端;空中射箭則更是令人嘆服不已。特別是「二指禪功」更是令人叫絕。
海燈法師在真如禪寺主要主持修建:鍾樓和鼓樓兩座建築。(文革後重新修復的鍾鼓二樓就是在之前的基礎上重建。登上真如禪寺的鍾樓和鼓樓,便見正中大樑上一行醒目文字:「佛歷二八八四年(公元1957年)歲次丁酉夏四月初八主持海燈皆兩亭大眾同建」。) 1957年10月濟平法師跟隨海燈法師到上海研習法華、楞嚴等經典。在上海期間除日常五堂功課外,每日聽經九小時,更夜不倒單,或拜經、或參禪。同年應邀請海燈法師在上海佛教青年會宣講《金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客似雲來,反響極大。
((據導游回憶:海燈法師在上海的時候,住淮海路,我一前輩道友當年還年輕,海燈法師教他練武,他不喜,後來海燈法師竟把密法傳授於他。文革時代,正是此道友保存了海燈法師的諸多法本法寶,實在是法師之先見之明。
海燈法師晚年,竟被人請去拍一指禪,故腳上綁了繩子。後又被最早宣傳海燈法師的記者倒頭一棒,成了一大冤案。法師黯然圓寂,留下雲居山那溈仰宗九世祖塔,明月清心,豈勞分辨。
2012年吾曾拜見海燈法師高徒濟平法師,濟平法師已界八十,尚生龍活虎,金剛面目,我曾問他本門傳法的事情,他說師父傳我大法,不能隨便傳人,可見法師傳承之嚴格,據我相識的一位法師才得親傳,居士們學得多是皮毛耳。))
1959年,海燈法師就任蘇州吳縣石公寺住持,隨後赴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山問道、修行、…… 1967年深秋,海燈法師從上海返回四川。在故鄉江油縣重華鎮的山邊結了一間簡陋的茅逢,取名「本願精舍」。定居下來。並寫詩抒懷:
佔得恆河一點沙,
半瓢白水過生涯;
海濱拋卻名人社,
山麓結成開士家。
海燈是個苦行僧,生活極為簡朴,他回到家鄉後,以教武為生,吸引了不少青年人。 海燈在重華鎮時,不僅教人習武,還替老鄉看病,很受當地人的尊重。他一直過著平靜的日子,終年隱於山鄉。 1968年初春,他懷首「古稀不作衰齡想,兩腳猶堪踏九州」的雄心宏願,帶領徒弟四人到河南嵩山,探訪了闊別三十年的少林寺。這是海燈法師第六次故地重遊。來到寺內,但見雪飛鳥鳴,蒼松依舊,憶及昔日「聞鍾起舞」、苦練少林硬功的景況,不禁感從口來,隨口吟誦道:
雪花六齣鳴啼鳥,海燕雙飛憶卧龍。
三十餘年唯好夢,百千萬劫亦英雄。
臨行加顧少林徑,益我難忘子夜鍾。
歸途中,又寫了《重遊少林四絕句》,其中一絕雲:
嵩山技擊名中外,
少室健兒遍九州;
人日我來春正好,
光景無邊雪未休。
表達了對少林武術的高度贊譽和對少林寺的深厚感情。
1976年9月9日粉碎「四人幫」後,海燈法師歡欣鼓舞,他又命筆寫道:
「冷坐十年成底事,
但向人間作白牛」。
願在其有生之年,為振興少林武術鞠躬盡瘁。 1979年9月,一個電影攝制組在四川拍攝奇人奇事,一個偶然的機會,導演龍騰辟穀論壇聽說江油有個會武功的和尚,便請來了海燈,海燈就這樣走上了銀幕。香港長城影業公司和峨眉電影製片廠合拍大型新聞記錄片《四川奇趣錄》,海燈法師帶領弟子們,來到川西名剎寶光禪院,表演了精彩的「二指禪」、「童子功」等少林武術,贏得了「功深面壁、絕技驚天」的贊語。當時,寶光寺僧眾和新都不少青年紛紛向海燈法師學習少林武術,法師盡心施教,不知疲勞。他在《寶光寺雜詠十首》詩中有雲:
高山流水幾經年,洗髓無能未敢眠;
願將所學傳新學,玉宇澄清樂有年。
體現了海燈法師老當益壯、勤奮不輟、將自己的少林絕技傳授給青年一代的可貴精神。
隨著這部片子的公映,海燈的大名第一次得到傳揚。
此間,攝影組主創人與海燈法師過從甚密,曾向他學習劍術、求教詩法,並有《敬呈海燈法師》七絕四首相贈。海燈法師將離寶光寺時,乃回贈以《留別新都馮君》七律一首:雲水光中洗眼來,風塵亦識謫仙才。
青山娛目萬千里,白月傳心三五回。一劍有知增慧業,十年無語對秋崖。
人間到處皆親友,輔世不須問劫灰。 1982年,事緣當時少林寺的當家和尚釋行正,送幾個學僧到四川讀佛學院,途經江油市。他與海燈是舊識,故友重逢,互敘友情,海燈稱將再到少林參訪,釋行正表示歡迎。他回到河南後,未久海燈帶了六名弟子,到少林掛單住下來……
1982年11月海燈的弟子肖定沛寫出了一篇將海燈與少林寺聯系在一起的新聞並發表,正是少林熱,且名聲在外,又被冠以少林的美名,頓時名聲大噪。被某位知名作家寫成《海燈法師傳》。(此後海燈法師也不得不默認為少林方丈,更何況由護寺和尚傾授少林武術,不是少林也是少林無從辯解。不料紙包不住火還是為之後的真假少林方丈風波埋下伏筆)
1982年底,海燈法師懷著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為了繼承和發展我國少林正宗武術,謝絕了國外的聘請,在耄耄之年,重返少林寺。「來到少林夢亦新,千峰挺秀見精神」。在這座充滿生機的「天下第一古剎」,海燈法師不辭辛勞,課徒傳藝,為振興少林武術、振興中華武術鞠躬盡瘁。當時,新都及四川各地的弟子曾不遠千里,前往少林寺探望海燈法師,法師與他們合影留念並寫《憶蜀》詩相贈:
萬峰獨遜此峰幽,滿目榴紅絕頂游。
一片白雲生足底,幾多大事記心頭。
愛人以德真名宰,輔世忘功契上流。
記得來時清靜路,半鉤新月映平湖。
詩中所吟的清靜路,實指新都的寶光禪院,所吟的平湖,實指新都的升庵桂湖。
1983年北京晚報連載了「海燈法師傳」長篇小說。使海燈成為媒體的焦點。
1984年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攝制記錄片《少林海燈法師》, 展示法師的三大絕技。1984年四月中旬,攝影組評價:海燈法師「得達摩正宗,懷驚人絕技」,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海燈法師傳奇的一生,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決定拍攝《少林海燈法師》的彩色電影。攝制組陪同海燈法師一行回到寶光寺,與僧俗舊友及文武弟子們相聚。
1984年年底,攝影組剛在北京拍完這部電影,又應中央電視台和成都市外辦的聯合邀請,海燈法師冒著風雪嚴寒,帶著高徒范應蓮、李興友等人趕到寶光寺,參加拍攝反映佛教徒生活、由筆者編劇的電視片《佛門生涯》。因此,筆者有幸又一次得到法師的贈詩,勉勵之情,溢於毫端:
寶光妙意幾人知,
曾向峨峰禮導師;
何期桂湖遇才子,
此行端不枉游資。
同時,海燈法師在雨雪交加的黎明,去訪問新都的弟子執教的武術訓練班,海燈法師高興地對正在練功的學員們說:「你們都是童男童女,『童子練輕功,越練越上沖』,希望你們學好武術,練好本領,為『四化』獻力,為國家爭光」。 1985年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到美國訪問,使當地華人社會掀起了一陣「少林旋風」,在新聲戲院登台獻技,弟子范應蓮輕松擊敗一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六十英磅的美國青年拳手維克特。 1985年二月海燈法師應著名的度輪宣化上人邀請去美國萬佛城傳法,度輪宣化法師跪拜海燈宣明法師座下,以示為講經說法者的尊重。 (海燈法師是九世宣明宣化上人為九世宣化)海燈法師也為萬佛城僧眾傳授了度輪一生修持的密法。
海燈從美國回到四川後,一個以海燈名字命名的建築物在他家鄉破土動工,這便是之後的海燈法師武術館奠基儀式。
(1986年十月,正式晉任為少林寺方丈)
因為海燈以少林寺「方丈」的名義大出風頭,使身為當家師的釋行正和尚大為不悅,就遷了海燈師徒七人的單(遷單),下「逐客令」。既然主人不留客,海燈也就帶著六名弟子離開少林寺。
1986年海燈法師受邀到上海武警指揮學校指導學生練武。茲聘請海燈法師為我軍偵察兵武術骨幹集訓隊總指導。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1986年 4月15日。聘字為2201號
1987年四川電視台在拍攝了二十集的《海燈法師》連續劇。記錄了海燈的傳奇事跡。在電視台播出後,更使海燈聲名遠播,中外皆知。 1988年海燈法師武館在江油落成,並舉行了盛大的開館儀式,該館沒有練武廳,沒有練武功房。海燈法師任第一任館長。海燈武館黃琉璃瓦、宮殿式建築,武術館哪能這樣搞呢,明明是修的紀念館,當時就有人這么認為。武館里掛滿了海燈的詩抄。江油某領導說修一個海燈法師武館,發展地方經濟和社會事業,打出名牌,利用名人效應。海燈法師是江油人,江油就要推出海燈法師。海燈法師隨後發表《少林氣功精要》引起武術節強烈反響。又整理撰寫《少林雲水詩集》為海內外名家所稱道。由於他的名氣很大,一般學武者趨之若鶩。
同年任觀霧山極樂寺住持。
海燈法師一生除講經、習武之外,還寫了不少詩,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餘舍俗被緇六十餘載,
志在金經一卷、山芋兩壇,
長木妻蘭若足矣,而積習未忘,
禪餘偶有吟詠,亦聊以志所感。」
(見《少林雲水詩集》之「序言」)
海燈法師晚年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
1989年海燈法師去世後,江油市為海燈編寫文史資料《海燈專集》,海燈法師弟子范應蓮寫了《我的恩師海燈》,並編輯出版了《海燈法師畫傳》。

『肆』 阿彌陀佛在美國萬佛城顯像是真的嗎

《金剛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顯現只不過是緣而已非真實相。

『伍』 萬佛城在哪誰能介紹一下

地點: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蒙多塞諾縣萬佛城

『陸』 萬佛城的介紹

萬佛聖城乃法界佛教總會的樞紐,成立於一九七六年,系國際性道場,故門戶開放。佔地四百八十八英畝,建築六十多棟,其中二十棟頗具規模。宣公上人說:「成立萬佛城這個因緣,可以說在無量劫以來就註定的,註定佛法要傳到西方來,所以到這個時候,萬佛城就出現了。」

『柒』 萬佛城在哪啊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蒙多塞諾縣萬佛城 萬佛聖城乃法界佛教總會的樞紐,成立於一九七六年,系國際性道場,故門戶開放,沒有人我宗教之分,凡各教人士,願致力於仁義道德、明心見性者,皆歡迎來此共同切磋研究,修持學習。秉持宣公上人所立的六大宗旨: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住眾和睦共處,默默耕耘,潛心教典,發揚正法。城內禪、教、律、密凈五宗並修,學人精研經律論三藏,並以念佛、參禪、拜懺、持咒、誦經等為日常助道資糧。 佔地四百八十八英畝,建物六十多棟,其中二十棟頗具規模。宣公上人說:「成立萬佛城這個因緣,可以說在無量劫以來就註定的,註定佛法要傳到西方來,所以到這個時候,萬佛城就出現了。」

『捌』 茗山法師的人物簡介

茗山法師,俗家姓錢,名延齡,江蘇省鹽城縣人,西元一九一四年(民國三年)出生。
他自幼隨母信佛,十九歲在家鄉寺廟剃度出家,二十歲到鎮江焦山定慧寺受具足戒,正遇上定慧寺開辦焦山佛學院,茗山於當年秋天考入佛學院第一屆肄業,時為一九三三年。
在佛學院三年畢業,一九三六年負笈武昌,考入太虛大師所設立的武昌世界佛學苑研究班深造;一九三七年,日本侵華戰爭開始,一九三八年佛學苑受戰事影響而停辦。
茗山法師在湖南南嶽、衡陽、來陽、祁陽、寧鄉以及長沙等地,辦理佛教會會務,創辦佛學講習所,及出任過衡陽、來陽、寧鄉一帶的寺院的住持。
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四六年初夏茗山法師返回焦山定慧寺,擔任焦山定慧寺監院,兼佛學院教務主任,主編院刊《中流》月刊;《中流》月刊發行及於日本及東南亞一帶,影響頗大。一九四七年春,茗山法師出席中國佛教會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國佛教會理事。
茗山法師仍駐鎮江焦山,一九五一年出任定慧寺第九十八代方丈。是時政府的政策,寺廟田地收歸國有,出家人都要勞動生產。茗山法師為配合政策,率領常住在保留地上耕田種樹,名之曰「農禪合一」,事實上是以做工換取口糧。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全國寺廟關閉,僧尼都要離開寺院,遣回原籍,下放農村勞動改造。茗山法師已年近六十,照樣也要下鄉工作。
落實宗教政策,開放重點寺院。茗山法師被宗教部門召回焦山,要他在定慧寺繼續擔任方丈,至此老法師才重予恢復了出家人的身分,負起了修繕定慧寺、建設焦山的責任。
茗山老法師是一位傑出的僧教育家,他有多年主持佛學院的經驗,一九八二年六月,受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朴初居士的委派,到南京棲霞寺籌辦「中國佛教協會棲霞山僧伽培訓班」。老法師組織教學人員,制定教學計劃,同年十月底招生開課。培訓班由趙朴初居士兼任主任,年近古稀的茗山法師為第一副主任,並主持日常教學工作。
茗山法師以焦山定慧寺方丈的身分,兼任南京棲霞山寺方丈,晉山典禮與僧伽培訓班開學典禮同時舉行,中國佛教協會趙朴初會長,及副會長正果法師等,都由北京趕來參加此一盛典。培訓班第一期招生一八五人,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寺院。學僧們經過一年的培訓,學到了佛教基本知識、及寺廟的管理能力。
一九八三年,老法師奉到中國佛教協會指示,在培訓班的基礎上,開始籌辦「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佛學分院翌年正式招生,學制二年,仍由趙朴初居士兼任院長,茗山法師出任第一副院長,主持學院日常工作。以後十餘年間,棲霞山分院共畢業學僧數百人,在各地寺院中擔任住持、監院、或知客等職務。有的擔任省級和市級佛教協會的負責人;有的進入北京中國佛學院繼續深造,也有應邀赴海外寺院擔任要職者。
茗山老法師先後出國訪問過香港、泰國、美國、台灣、斯里蘭卡、新加坡、日本等國家和地區。他於一九八一年春應邀赴港講經,聽眾逾千,座無虛席。
一九八九年,茗山法師參加「中國佛教協會赴美國弘法團」,到美國三藩市萬佛城,參加了三壇大戒傳戒法會,參觀並訪問了洛杉磯的西來寺等寺院。
一九九四年春夏間,八十一歲的茗山法師到台灣講經、傳戒、達五十三天;他在台灣看望了闊別了五十七載,早年在武昌的世界佛學苑研究班的老學長,高齡八十九歲的印順法師。
茗山老法師到斯里蘭卡參觀訪問,受到該國總統的接見。同年十二月,老法師應邀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開講《阿彌陀經》。
一九九六年春夏間出訪日本,到東京、大阪、名古屋等七座城市參觀了十三處寺廟,受到隆重接待。同年十二月,再次受請飛抵新加坡,為該國廣大佛教徒、居士開講《華嚴經》二十餘日,在新加坡再次引起了轟動。
茗山法師於一九八〇年冬,當選為中國佛協常務理事;一九九三年秋,當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一九九四年六月,當選為江蘇省佛教協會會長。
法師晚年,除了擔任定慧寺、棲霞寺兩大名剎方丈外,還兼任著律宗第一名山、寶華山隆昌寺的方丈。
一九九二年,法師不顧年邁體弱,九月十二日至十月五日,在隆昌寺恢復中斷了三十五年的傳戒大典,戒子近千人,老法師擔任得戒和尚。
法師晚年駐鎮江焦山定慧寺,二〇〇一年六月一日下午五時五十分示寂世壽八十八歲,僧臘六十八年,戒臘六十七年。